大陸人未見融合先扯高樓價 加國停收投資移民或惹索償

大學教授:學術自由不容干預 學者責任在啟發社會討論

2014-3-5 22:20
字體: A A A

身兼恒地副主席的全國政協常委李家傑,昨日在北京兩會期間高調點名,批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所做的民調,部分結果不利北京及港府。鍾庭耀其後曾發表聲明回應稱:「如果把言論自由的憂慮,進一步擴大至學術自由的空間,是非常不智的做法」。

其實,近年的香港無論是言論自由,還是新聞自由的核心價值,都不斷受到衝擊。從行政長官梁振英控告《信報》誹謗,到多份報章先後發生抽稿或「河蟹」,以至《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等,都反映香港的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岌岌可危。現在,李家傑如此高調批評由學術機構主辦的研究,又是否意味着香港下一個被打壓的,會是「學術自由」呢?

不容學術圈外威脅

或者,在討論「學術自由」會否成為下一個「目標」時,大家需要溫故一番,回歸基本步問一個問題:什麼是「學術自由」?

長久以來,「學術自由」都在不同的地方,由不同人作出定義,《852郵報》在此先列舉其中數個定義,讓大家參考。第一個是來自全美大學教授協會(AAUP),他們曾以維護學術及言論自由,為大學的天職和社會責任之一:「保護學者無拘無束的表達,包括提出極具爭議和不受大眾歡迎的見解,是大學必須履行的社會責任……對某些學術討論的箝制,教曉我們任何對學者表達自由的政治限制,都絕對不可支持。」

台灣國立清華大學榮譽退休教授、國立清華大學動力機械工程學系前教授彭明輝,也曾以《學術自由的本意與淪喪》為題,就「學術自由」作出解釋。當時他引述英國1988年的教育法案(Education Act),將「學術自由」定義為「在法律範圍內的自由,用以質疑與檢驗普遍沿襲的見解(received wisdom),提出不受歡迎的見解,而不受威脅。」當中的「不受威脅」,尤其指不受學術圈外(不具有學術批判能力的人)的威脅或干預。

另外,在2000年,鍾庭耀指控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間接向他施壓,要求他停止再做特首民望的民調,香港大學其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有關委員會其後在報告中,亦就「學術自由」作出定義,指學術自由為「具專業資格的人士在他們勝任的範圍內探索、發現、發表及講授他所見的真理、除了鑒定真理的理性方法的管束之外,不受任何權力約束的自由」。

協助社會前進

那麼,今次又再事涉鍾庭耀及港大民研計劃的另一次「民調風波」,與「學術自由」有何關係?

《852郵報》分別問過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鄭宇碩,及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兩位學者。他們就同時指出,這一輪的批評,是干預學術自由,並對整體社會構成新一種衝擊。

鄭宇碩表示,李家傑之舉絕對是干預學術自由,「咁樣係令普通市民嘅知情權都剝奪埋」。鄭宇碩解釋,學術自由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人類社會之所以能不斷進步,都是因為大家在無任何約束下敢於探索,「如果咁又唔得,咁又唔得,咁就好難喺探索中創新,人類科學因此好難會有進步」。

鄭宇碩認為,從港大校方今次回應有關批評中,堅持要捍衞學術自由的說法也可以看到,「港大都感受到一種威脅,不能不有所回應」。鄭宇碩表示,一個客觀、專業的調查機構,總會把樣本、題目及結果公開,讓任何的專業人士,甚至普通市民都可以評估,「通常梗係比較敏感嘅問題先問,唔敏感嘅問題市民嘅立場都好清晰,咁使鬼問咩?梗係敏感時刻先會問,唔敏感問嚟做乜」?

成名亦強調學術自由非常重要,而今次亦明顯是有人意圖箝制學術自由,單從李家傑的言論及綜合整個環境,都可以看到已對鍾庭耀構成壓力。

成名指出,學者是透過做研究,去發現及傳遞知識,「當然學者亦要負責,佢哋講嘅嘢就可以受到挑戰,透過擺事實,講道理嘅辯論,學者有責任小心去講,要基於研究及深思熟慮」。因此,他認為學者的言論可以影響民意,或者在社會上帶動一些議題的討論,「假如自由受到侵犯,學者基於研究去作出帶動社會討論,或對民意影響嘅作用就會喪失」。成名表示,現階段說學術自由會成為下一個被打壓的目標,仍然言之尚早,要再繼續觀察才能下定論。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網站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5日 下午10: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邵善波不點名批民調包裝政治傾向 理據恐欠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