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殺人惹討論 蓋茨:人類的最大殺手其實是…│杜連魁

美國《六四真相》主編揭  中共寧政改被否決底因│8仔

2015-6-2 23:51
字體: A A A

事到如今,路人皆見,除非中共突然來一客政治急轉彎,「政改方案被否決」這七個字,可謂已經寫在牆上。中共當然不會明言,為何寧願政改方案被否決,但其實,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中國六四真相》(亦稱《天安門文件》)主編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早已指出,中共一向視民主推廣為關乎戰略得失的國家安全問題,事必會以「主權至上」對抗之。更何況,在中共眼裡,香港早有前科!

 

香港民主影響中國國家安全

黎安友在今年1月《民主期刊》(Journal of Democracy)第一期發表題為「中國的挑戰」(China’s Challenge)的論文,文中提到「中國從戰略得失的角度來看待民主推廣」,並將此等行為「看做是西方削弱敵人和擴張自身影響的途徑」,而為了對抗西方的這種行為,中國倡導好些原則,而其中一個就是「主權至上」。

黎安友繼而指出,中國政府認為末代港督彭定康曾經試圖在香港推行民主選舉,「對其在未來控制香港不利」。回歸後,中國解散了舊有立法會,創立了更加不民主的新立法會。及至最近,「北京繼續違反承諾,不允許香港人民擁有普選權。北京還通過商人、官員、黑社會來威脅、恐嚇甚至暴力打擊自由派記者和學者」。說白一點,中共根本不想香港有真普選,而只許香港人「享有」假普選,以便加強控制及向國際社會「揚威」,否則寧願「兩害相權取其輕」,沿用特首選委會這個「真的假到不得了」的小圈子選舉。

事實上,早在2013年,黎安友在其與施道安(Andrew Scobell)合著的《尋求安全感的中國》(China’s Search for Security)一書中已經指出,香港、台灣、不藏、新疆這四塊領土「對北京統治的抵抗,所造成的威脅不僅是針對政權(因為喪失這些領土,可能會激發民眾反對讓此事發生的領導人),而且還是針對國家本身的,因為國家是由目前的邊界及多種族的公民概念所界定的」。言下之意,專論香港,就是說北京不想這個地方出現抵抗,以至出亂子。具體一點說,不妨確認北京當前最關心的,不是通過政改方案,而是防範香港再出現佔領行動之類的轟動國際的大事件。

 

香港:微小,但重要!

黎安友強調,香港「微小,但重要」。北京最憂慮的是「喪失對港澳的控制,可能對中共政權統治大陸的能力造成挑戰。這種可能性雖非迫在眉睫卻很真實,特別是在香港,因為接管來的遺產難以對付:有能力挑戰北京的港澳獨立機構;時不時突然發作的本地不滿情緒;以及如果中國違反了香港民眾的特殊權利,外國會基於條約精神加以抗議」。他特別指出,「假如一場政治危機發生,中國在香港的所作所為,會比它在中國其他地方的所作所為更容易成為國際焦點」。他果然有先見之明,因為不久就爆發「雨傘運動」,並且上了世界各大報章雜誌的頭條。而這,正是中共最不想再見到的事。

黎安友更不忘點出一個關乎香港實施「一國一制」的實際問題,他說:「若是大陸的腐敗蔓延到香港,或是香港在金融、通訊、交通及法律方面的現代化設施遭到破壞,或是那裡的政治動盪,都有可能把獲利的外國機構驅趕到另一個區域中心,比如新加坡、東京,或甚至台北,從基礎上砍斷中國國內經濟自由化的努力。」如是觀之,香港對中共其實仍有很大的利用價值,以至香港人其實仍然擁有不少與中共討價還價的籌碼,只要萬眾一心力爭民主,未嘗不可以爭取到一個較為合理的普選方案。可惜,香港也實在擁有太多太早爭相「賣海鮮」的政棍、「獻菊花」的商人!

(撰文:8仔)

(原圖取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視頻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日 下午11:5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克強醫院深情探沉船傷者 「溫馨」對白盡顯國情│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