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駁回替補覆核 變相公投勢難上演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我有一個衝動

2014-3-6 02:25
字體: A A A

有一次為好友的婚禮彈奏風琴。當新娘繞著她爸爸臂彎,跟隨著我的琴聲走入教堂,我驀地幻想,如果我此刻突然改奏《星球大戰》,場面會變成怎樣?一定很有趣。不過我肯定會被幾個彪形大漢扔出教堂。我一邊彈,心裡面一邊在笑。愈想愈興奮。當然,最後,「天使的我」一腳踩著「魔鬼的我」的頭,沒有讓她胡作非為。否則不堪設想。

又有一次,我參加一個算是冠蓋雲集的晚宴。晚宴中途開始進入大家都無言以對的沉悶局面。我又忽發奇想,如果我突然假裝思覺失調,大罵我身邊的賓客「始亂終棄」,再一拳打向他的鼻樑,作為餘興節目,然後高呼一聲「好玩呀」,我將會得到什麼懲罰?被揪著頭髮強行拉走算是最溫和,再兇猛一點也許會是收到江湖追殺令,當晚我就被迫乘「大飛」潛逃金三角,以後要過住「著草」生涯。

相信每個人都總會有一次半次這種意圖破壞和諧及秩序的無聊衝動,久不久也會幻想要做一些神憎鬼厭的差勁行為。為什麼會這樣?是否意味著我們的心底深處,有一隻隨時會被釋放出來的惡魔?

2009年2月《紐約時報》解釋了這個現象。這種要進行破壞的想法,也許是一種病態,但是仍屬於正常而依然重視社交禮貌的大腦意識活動。

因為,在幻想的過程中,我們其實很清楚哪些行為不恰當,所以會盡量去遏制自己,這也能提高對社會秩序和人際關係的敏感度。

不過,哈佛大學心理學家Daniel M. Wegner提醒我們,有些情況,你愈是不希望它發生,愈是向自己施壓,反而會大大增加事情發生的可能性。

最簡單的例子是,當你拿著滿滿一大碗隨時溢出來的熱湯,你愈小心翼翼不讓它倒翻,你便更容易令它倒翻。或者在見朋友時,愈是提醒自己不要說錯什麼,但是由於在提醒自己的過程中,那些「錯的說話」已經在大腦意識上面浮現,令它們更容易衝口而出。

我對自己經常有這些破壞安寧的幻想有另一番解釋。由於自小受媽媽極嚴厲管教,內心一直流著要站起來對抗惡勢力的造反血液。所以,即使表面很乖,裡面其實一直想無惡不作。自小的願望,其實是當一個壞孩子。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6日 上午2: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林鄭月娥」變「林水月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