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為什麼我們會輕易原諒名人?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兒筆善

教育工作關注組的前線教師與心理學家,堅持捍衞課堂自主,並落力推廣公民教育和共融教育。在《852郵報》開壇,一起談論個人成長、共融教育和親子教育,用知識改變自己和香港的命運。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歷史

2015-6-14 09:34
字體: A A A

終於帶了小女孩到舊居去。

聽說,明華大廈拆了兩座,但原來竟是我住過的那一座。

太多回憶到了三十多歲彷彿已沉到杯中。

未到杯底。

小女孩只懂跑跑跳跳,爸媽努力地告訴她們︰爸爸、姑姐、爺爺和嫲嫲都在裏住過。我們都知道她們不理解,但我們想「傳」的意欲很強。

因為記憶的確要用肉身傳遞,正如一建築物拆了,記憶也只是幽靈。

大女兒說︰「我不喜歡這裏。」

「你喜歡哪裏?」

「北角大廈。」那是她為自己現居「創作」的名字。

太太對阿公岩道讚不絕口,我也才醒悟這裏的好,有山,有合理的空間,人較少,人們在山下下棋,用山水洗車,走著走著,還望到海。對面的鯉魚門那時怎會有這麼多樓?

北角到處都是污煙。沒有瘴氣都有廢氣。我們不喜歡北角。

但我明白,北角的經驗已是小孩子仰賴的生存指標,正如我正對我小時候居住的地方戀戀不捨。我也明白對歷史的尊重源於對自己的根源的不可替代性。孟母三遷有其道理。一個有六四歷史在血液的和沒有的,根本是兩種人。六四,我希望我的下一代能記住。

(撰文: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作品散見於六人合集《走著瞧》、《字花》、《明報月刊》、《明報》和《信報》等。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14日 上午9: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陳假:雖人種不同,但敵愾同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