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罕有頭版評論政改 │皇甫清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在台灣尋找香港

2015-6-10 11:30
字體: A A A

正如你在茶餐廳裡總會看到一些你平時得閒都不會看的電影,你在的士裡也總會聽到一些你平時得閒都不會聽的歌曲。

例如謝雷的《幾時再回頭》。

有日,就在的士裡聽到謝雷唱「你不該,你不該」,令人想起黃毓民好些年前在立法會議事廳大玩「不該,不該」的諧音三字經(順便一提,謝雷的歌藝比青山高,可惜身高卻似曾蔭權,「真不該」啊)!

謝雷的大紅歌聽說是《苦酒滿杯》,正是「人說酒能消人愁,為什麼飲盡美酒還是不解愁?杯底幻影總是夢中人, 何處去尋找她?我還是再斟上苦酒滿杯」。如今聽來,別有一番滋味。北京主子肯定會認為,香港人竟然敬酒不喝,偏要喝苦酒,活該!

因為陳百強,我愛屋及謝雷唱的《今宵多珍重》,總之「不管明天,到明天要相送;戀著今宵,把今宵多珍重」,平行時空,就是好一首「移民歌」(再順便一提,謝雷也唱過粵語版的《今宵多珍重》)。

五、六十年代的台灣歌手,都有陣陣東洋味。謝雷如是,青山也如是。

關於青山,香港人即時會想到的是精神病院。至於作為歌手的青山,我最深印象的是他的面龐儼如「月球表面」,以至想起美國太空人岩士唐登陸月球時留下的千古名言「這是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想是始終覺得夢才是唯一的真實,所以特別喜歡青山的《尋夢園》:「我又回到我的尋夢園,往日的夢依稀又出現。想要重溫失去的美夢,會不會好夢難圓?」

往日的夢依稀又出現。出現的夢叫「香港夢」。「香港夢」其實就是窮小子的「出頭夢」,後來學術化為「向上流動夢」。這個夢,如今已成殘夢。

茶餐廳在播《秋天的童話》,船頭尺說:「我這輩子什麼都沒有,只剩下一些自尊而已!」

 

(原圖取自:《看見台灣》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10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譚志源:中央對港遊戲規則已改變│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