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港獨不可能 中港兩地民主無分先後│金世傑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在的士裡追求自由

2015-6-12 11:30
字體: A A A

 

我會因為一些別人認為微不足道的東西而喜歡一個人、一個地方、一件事情,或者一部電影。

例如我會因為方進新(劉松仁飾)在街頭很辛苦地摺報紙而喜歡《大時代》,何金水(周星馳飾)在的士車廂裡與阿嬸鬥嘴而喜歡《他來自江湖》,陳永仁(梁朝偉飾)在音響店裡向劉健明(劉德華飾)推薦港產膽機而喜歡《無間道》(「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還有蔡琴唱的《被遺忘的時光》,正是:「是誰──在敲打我窗?是誰──在撩動琴弦?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漸漸的迴昇出我心坎。」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就是最好的香港)。

最近,我因為一段手機鈴聲而喜歡《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

這段手機鈴聲就是荷里活電影《巴比龍》(Papillon)的主題音樂,謝利高史密夫(Jerry Goldsmith)的作品,聽了之後令人真的很想打破封鎖追求自由。

《巴比龍》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逃獄電影,主角巴比龍(史提夫麥昆飾)因為冤獄而多次逃走,但到了滿頭白髮仍未能成功。最後,他跳下滿布鯊魚的茫茫大海,逃生工具只有一大麻包袋的椰子。結局前,他浮在海上,面朝天說:「嗨!你這混蛋,我仍生存啊!」(忽然想起李旺陽說:「為民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至於《伊朗的士笑看人生》裡的手機主人,則是一個在德黑蘭賣翻版影碟的中年侏儒。他坐在導演化身司機的的士裡,理直氣壯地說自己為伊朗注入多元文化。說著,說著,《巴比龍》的鈴聲就響起。然後,他更慫恿導演一起合作賣老翻,生意一定好得多。此時,《巴比龍》的鈴聲又響起。

「伊朗」的意思是「光明」,「德黑蘭」的意思是「潔淨之城」。

 

(原圖取自:《他來自江湖》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12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唐英年指政改否決後 他日「翻叮」更難啃│彭鐵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