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首現新沙士四代感染   世衞稱疫情複雜籲打持久戰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一輛滿載鄉愁的的士

2015-6-13 14:25
字體: A A A

 

如果我叫的士做「計程車」,愈來愈「本土」的你,恐怕不會接受(或者即使曾接受也不會再接受)。那麼,如果我叫的士做「游走車」呢?

的士不大寫「TAXI」,有「滑行」之意;叫「游走車」其實頗合城市人的生存狀態。

城市(尤其是因為不重記憶所以沒有記憶的城市),變化快得不可以成為故鄉,以至城市人大多會有鄉愁。通常,物理距離愈遠,心理距離愈近;離鄉愈久,鄉愁愈厚。唯獨城市,由於變化快,很快就會令你感到陌生,以至出現「物理距離這麼近,心理距離那麼遠」的異樣鄉愁――在不再像故鄉卻又明明是故鄉的地方思鄉、懷鄉、夢鄉。

而的士,往往會令這種異樣鄉愁的轉數忽然之間去到五千轉。一切故鄉的畫面,都在的士車窗面前化成碎片。那一刻,你會發現,原來自己不是在遠方流浪,而是在故鄉游蕩。故鄉,就是遠方。

很邪門,我看《伊朗的士笑看人生》(TAXI)時,想著的,不是戲中人,而是戲院外的人生。不過,或者,其實,這才是電影的真正魔法。好電影,都是魔幻寫實主義作品。正如《伊》片,驟眼看似紀錄片,但卻在短短九十多分鐘接載了很多怪男人奇女子,而且每個人都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卻又都在呼應著《伊》片的母題——自由!

聽說,導演被伊朗政府下了「禁拍令」,於是他就偷偷拍了《伊》片,更領銜主演的士司機。這個設定,本身就很魔幻寫實。更魔幻寫實到跡近跟政府開玩笑的,還是最後一組鏡頭――特工企圖拆走的士裡的攝影機。

忽然好想拿著一隻內藏荷里活電影《巴比龍》主題音樂的USB搭一程的士,叫司機邊走邊播,邊播邊望鄉,隨便駛往何方都可以,直至咪錶跳到999元,就讓我下車吧。

 

(原圖取自:香港復康會網頁)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13日 下午2: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黎潤芬網誌│平庸是最大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