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專訪】大佬孝父親節感言:Be water, my friend

【父親節專訪】邵仲衡──丁蟹以外的父親│方浩文

2015-6-21 11:00
字體: A A A

邵仲衡,一個幾乎已被香港人忘記的名字,因為1993年的《大時代》,重現於2015年的大時代,恍如出土文物般被發掘出來;復因為丁孝蟹對丁蟹的「孝無反顧」,而感動到不少在怪獸家長「呵護」下成長的新一代。

《大時代》走了,父親節來了,邵仲衡51歲了,既是兩個父親的兒子,更是兩個兒子的父親,可謂「超級過來人」,一定有話說,而且一定好好說。殊不知,他劈頭便說:「我冇乜father-figure(父親楷模)」…

======

「我冇乜father figure」

邵仲衡自小父母離異,八歲時母親再婚,一直以來,父親的角色很小:「生父嘅印象好模糊,好難relate佢。我一生人見佢嘅次數唔多過五次,長大後都只見過佢兩三次。佢應該另有家庭,相信佢有佢自己嘅理由,但我沒興趣深究。」

至於繼父,邵仲衡亦表示不太親近,二人只有幾年同住。他的繼父是英國人,大家的文化和長大方式都不同,結果很多事情大家都不明白彼此:「都係好多問題,唔係咁容易融合。例如細路仔著拖鞋,都係『著著聲』咁樣去,佢就好憎嘅;又例如佢哋覺得細路仔放假應該同朋友出去,但我哋嗰個時候邊有咁多朋友和錢周街去?多數都係留喺屋企啫。」

總括而言,「father figure呢樣嘢喺我長大嚟講係佔好少地位,play a very little part…喺我個hard-disk裡面,呢樣嘢其實幾次要,甚至好模糊」;即使中三之後到美國升學,完全都是邵仲衡自己的決定,「唔需要繼父同意。」

父親以外的father figure

與邵仲衡最親近的,其實是看著他長大的外公和外婆,在他眼中,自己部份「father figure」正是來自外公。邵仲衡的外公是典型廣東農民,因中國大飢荒逃難到香港,「大大隻」做苦力。「佢說話唔多,冇讀過書,閒時鍾意整幾味,有好多好爆嘅嘢,例如買田雞返嚟劏,剝完皮掹起當鼓畀我打。除此之外,又會教我乜嘢應該做,中國人傳統好多values都係喺佢度pick up,例如尊重老人家呀、家庭好緊要呀等等。」

6

我的父子相處之道

邵仲衡有兩名兒子,分別14及13歲,他認為傳統的「father figure」有傳統的好處,不過現時文化和水準不同,應該更加開放,尤其是自己做了父親後,更加明白「唔可以當啲(口靚)仔係(口靚)仔,要當佢哋係朋友,尤其是當佢哋超過十歲,開始想人認同自己係一個大人」。為人父親,都是以分享自己經驗為主,「你去決定嗰樣嘢,做與唔做,應唔應該咁做,或者點樣做」。

「我有冇做到自己理想中嘅爸爸?冇咁諗過喎!」

哪邵仲衡又認為自己是否理想中的爸爸?他直言「冇咁諗過喎!老土講句:『順其自然』」,不會追求一個specific的target,「目標唔應該放喺呢類型嘢上面,關係、親情呢啲嘢唔應該咁量化、科學化去計算,順其自然。人嚟㗎嘛,你會變佢會變,大家喺唔同環境之下,同一件事都會變。」

IMG_6012

「技術性調整父子關係」

邵仲衡的兒子自幼就去了英國升學,成長地方不同,再加上兒子慢慢長大,他表示都要「技術性調整父子關係」。「不過我都係我」,他一直都是採取一種放牧式方法,然後再隨著環境和事件,調整再調整。很多事情,他只會給意見,最終由兒子下決定。不過,「細路仔其實唔會同你咁理性分析同討論,不過你見到啲嘢唔妥,梗係會同佢講啦,跟住佢唔接受,咪由佢碰釘囉。」

至於日常的溝通,邵仲衡表示都會用互聯網溝通,但承認現時兒子長大就會疏離一點,「表面上唔會好似女咁黐」,「以前要講視像電話嗲吓,而家用智能電話就可以」。兒子有自己有社交圈子和朋友,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喜好,邵仲衡只能以輔助性質給他們一些建議,例如一個兒子比較靜,愛去圖書館,另一個就比較好動,喜歡釣魚,「佢有佢自己方式,你只能guide佢話『釣魚還釣魚,唔好跌落河喎』!」但他認為不需要刻意迎合兒子有興趣的事物,「啱傾咪啱多兩句囉,唔啱傾咪唔好講呢個topic囉。」

「會出事㗎!」

在社交網絡年代,不少父母都會透過社交媒體留意子女,邵仲衡也不例外,「唔多唔少一定有望吓,跟吓眼嘅,但唔會好似咁戇居,用一種監察嘅方式,都係望吓佢近來喜歡啲咩,諗啲咩,唔多唔少都要了解吓」。不過他認為沒必要「spy on」子女,「去到咁上吓大個,你spy on佢,跟住再好多意見俾佢咪盞出事,闗係實變差!」

======

後記:游清源:「我唔預篇文出街。」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老細開會時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不過很多時都是左耳入右耳出,沒想過真有用得著的一日。

某晚看《大時代》,被收押的丁蟹和律師討論辯護策略,丁蟹繼續發表其驚世偉論,沒氣的律師曾想推case,一直在旁陪伴的丁孝蟹就央求律師留下。望著極無奈的丁孝蟹,我不禁想,「如果世上真係有個丁蟹咁嘅老豆,真係幾悲哀!」

靈感話來就來,向公司仝人sell橋,大家都說有得做,就著手寫問題約主角,fb來回幾句就電話聯絡,之後就約成,快靚正!

做完訪問,其實只完成整個project四成左右,要取捨甚麼、以甚麼為主題、有甚麼重點、要補充甚麼,通通都會令人抓狂;構思期間,還要看著丁家沽期指,步向滅亡,更是令人瘋狂。

文章終於出爐,同當初準備的有出入,但世事正是永不如想像中完美和順利,可做的,就只是盡力做好面前所有。

落筆過程很痛苦,但總結整個歷程,從度橋搵料約人到準備,每一步都很享受。在此必須要多謝《852》的兄弟,特別是老細,來來回回好幾次,傾完又傾,又減壓又建議多個cost-effective的落筆方法。多謝各位,成就了筆者第一個人物專訪。

多謝邵仲衡,大佬孝就係唔落filter都咁型!

IMG_3797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1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健鋒晨早流流又賴人 然後講《大時代》「獅子山精神」│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