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倒富豪散 失寵吸水難 話捐一千萬 實科一百萬│8仔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在北海道駕車

2015-6-15 23:27
字體: A A A

旅遊北海道的時候是自駕遊。在網上看見豐田小車出租的型號中,有一輛1500cc的小車。心想駕駛小車走遍全島,應該可以少用一點汽油,省下整體的旅行開支。這樣想是根據是網上的圖片和簡單的資料,但澳洲沒有售賣這輛車子相似的型號,所以以為估計坐四個成年人應該沒有問題吧。後來才知道忘記計算四人攜帶的裝滿十天日用品大件行李;四個人坐得舒服,行李總是不能省掉。出發前給出租汽車公司寫一個電郵,更改為一部大的、掀背的旅行車。

多年習慣旅遊只帶一件寄艙行李。雖然喜歡攝影,也叫自己另外只帶一個機身加鏡頭放在背包裡。這樣的裝備,完全沒有考慮「打雀」的可能,連稍遠的東西也不能用鏡頭把它拍下來,只能對自己説,碰碰運氣吧。不過這樣旅遊得倒輕輕鬆鬆,不用為選擇什麼焦距的鏡頭而煩惱。也不必背着笨重的器材跑來跑去。旅行中把時間放在看,看得清楚,手上的相機就是你的眼睛,不再把焦點放在到時候要選擇什麼器材上去。你連你的相機看到什麼也不知道,怎樣叫攝影呢?

結果到取車時,發現租來的旅行車的車尾箱,正好足夠放好我們四人的行李。

日本是右軚駕駛,跟澳洲一樣,所以不用特別的適應,更可以迅速上路。出租車公司的職員反而花點時間向我解釋如何使用全球定位系統。世界變得太快了,以前不相信需要這個設備,以為買了一本駕駛地圖回來,便可以依靠它,走遍新南威爾士州的大街小巷。一般來說,我們經常使用的是指定路線,就像專線小巴一樣,地圖祗是作為後備的。要到陌生的地方,必須一早看地圖,劃出路線,然後數着要經過幾多個交通燈和路口。有時候就容易到達目的地,有時候迷路了,就泊在路邊,重新找回應走的方向。

在日間駕駛,地圖還是有用的;到了晚上,四周一遍漆黑,連路燈也是相隔好遠才照亮郊外的小路,你是不容易看清楚是否走進正確的路上。很多初到悉尼的人,都很不習慣晚間除了主要道路之外,四周黑漆漆一片。很多區議會地不願意花太多錢在路燈上,就算路燈豎起了,大樹也把燈光遮去了許多光線,照不到路中心,幸好可以靠路入口豎立的路的名稱,尚可以告訴自己有沒有走錯路。

越來越多人湧至城市,州政府建設了新的社區和道路,所以地圖每年都會出新版,讓駕駛者可以得到正確的道路更新訊息。不過我相信除了是速遞公司外,其他的人很少會毎年買一本新版地圖。我的習慣是幾年才買一本,而且往往趁着新版推出時買一本減價的去年版地圖,價錢比新版低了接近三分之二。自從全球定位系統普及化之後,悉尼的駕駛者街道圖差不多絕跡於書店了。

其實全球定位系統也跟印刷版地圖一樣,需要定期更新道路的變更情況,不然的話使用者隨時走錯路。有一次旅行我們按蘋果手機上的地圖程式提示,駛向塔斯馬尼亞州(Tasmania)的搖籃山(Cradle Mountain),一路上電子地圖發揮正常的功能,顯示正常的道路情況,甚至有聲音提示應該取道那一條公路。不料有一回在快速公路上,電子地圖叫我在路正中轉向。我奇怪看不見有容許轉向的路口,就決定不理會它的提示,在適當的地方才回頭。看來全球定位系統雖然方便,你還是接受它的溫馨提示:不要對它百分之一百信任。

在悉尼一般的汽車的全球定位系統需要輸入地址,往往需要好幾分鐘才找到正確地點。在北海道,我們只要輸要往酒店或地方的電話號碼,地圖就立刻找出地點,全球定位系統就開始發揮作用,提示要花的時間,還可以選擇不同的道路,例如收費或不收費的公路。這個方法既省時又方便,希望不久的將來,悉尼的汽車也有如此智能的全球定位系統。

北海道的道路,一般是時速50公里,其實是安全但很慢的速度,路上不見得有很多車子按照這個速度行駛。我按照安全時速行駛,後面不想超車的人會慢慢的、安靜的跟着,沒有遇到響號表示不耐煩。高速公路的安全時速一般是70公里,甚至有一段由新千歲機場到登別的公路沒有安全時速顯示,只見別人的車子開得比70公里還要快。不過就算以時速約70公里駕駛,都只要一小時。有數據研究超速和不超車相差時間那麼少,其實不值得罔顧安全,甚至失去了性命。

在北海道駕車,沒有像在冰島時遇到的轉過彎看到從天而降的瀑布的那種突然驚喜。不過你也不必失望,北海道絕對是人生必到的地方之一。你要走下車,向前再走一會,才看見美麗的景色在前面。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15日 下午11: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閂門七件事(15-06-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