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國貨變港貨

保安警察抬走區議員 法律上無理據 政治上欠智慧(系列分析之三)

2014-3-8 02:24
字體: A A A

關於中西區區議會工作小組發生「突然閉門及警方抬人」事件,《852郵報》早前已有兩篇文章分別指出,小組主席李志恒疑說謊,以及他無權自行決定會議是否閉門進行。而即使退一萬步而言,假設主席當天真的有權決定閉門,再下令區議員許智峯等三人離場,那麼,其實保安有權抬人走嗎?警方又有權在區議會會議場地上抬人嗎?

根據當天的現場片段,首先是有保安員嘗試抬走許智峯,糾纏一番後不果,混亂間警員就加入頂替保安員,把相關人士抬走。

讓我們一個一個來分析。首先,保安員有權按照主席的命令,使用武力抬走「滋事」的議員嗎?必須指出,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24條,立法會保安員在立法會範圍內,的確擁有警務人員的執法權力。不過,區議會保安不等於立法會保安,法例並無賦予前者執法權力,所以理論上,他們根本不可以向許智峯等人使用武力。

或許,許多人還堅信保安看見混亂事件發生時就有權使用適度武力。然而,事實是任何不屬法定執法人員(如警員、廉署人員等)的保安員,在法律上其身份就與一般市民無異。

雖然法例上有所謂的「101拘捕令」(市民見義勇為式執法,即《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2)條),當中列明「任何人可無需手令而逮捕任何他合理地懷疑犯了可逮捕的罪行的人」。不過,這裏的「可逮捕的罪行」,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3條,是指「由法律規限固定刑罰的罪行,或根據、憑藉法例對犯者可處超過12個月監禁的罪行,亦指犯任何這類罪行的企圖」。

問題是,許智峯等人當日只是和平地坐在或站在會議室,最多都只是大聲喧嘩或語氣急躁,肯定距離「可逮捕的罪行」還差十萬九千里。那麼,保安員憑什麼使用武力抬人?反而,保安員無故動手動腳,對許智峯來說才是真的「合理地懷疑他們(保安)犯了可逮捕的罪行」,恐怕應該使用「101拘捕令」的人,是許智峯自己才對。

至於警察方面,他們當然擁有極大的執法權。但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是,執法的前提是要有人涉嫌犯法,那麼許智峯等人有犯法嗎?從各個資料來源所見,許智峯等人並無襲擊或恐嚇保安員及其他議員,哪來犯法的嫌疑?事實上,昨天和許智峯一同到警察總部示威的律師楊浩然亦清楚道出重點:當日眾人只是在討論、議論,根本沒有刑事罪行發生,那麼警方為何要使用武力抬人呢?

再者,一件如此小的事,警方又是否有必要要出動至少6名警員(圖)來處理,加上舉機拍攝?更重要的是,即使警員見到保安與許智峯發生肢體衝突,充其量也只應該出手分隔開兩個群體,防止他們進一步打鬥。但事實是,警方卻選擇性地只抬走許智峯等人,卻就此放過保安員,實在難以服眾。如此舉動,也不禁令人想起警方對待法輪功和青關會衝突時的「選擇性執法」。

政治層面上,雖然區議會根本不享有立法權力,不屬立法機關,但始終是享有較高獨立性的法定機構,因此政府轄下的警隊其實亦不應多加介入其事務。特別是許智峯乃民選區議員,即使拒絕離場也是代議士反映民意的一種方法,相反特區政府卻並非民選產生,所以更顯得警隊的干預尷尬。

(吳兆康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8日 上午2:2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主席不可全權決定會議是否閉門 李志恒做法違反多年慣例(系列分析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