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網誌│《幪面超人》——日本男明星的搖籃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高速公路

2015-6-22 23:45
字體: A A A

在北海道駕車十天,每天平均駕車五小時,差不多跑遍了全島,只有南端的一角,函館的那一帶沒有計劃去。現在許多城市和小鎮之間,都紛紛用高速公路接通了。好像由洞爺湖到小樽的一段,根據電子地圖的計算,是可以選擇一般向北的道路。雖說車速較慢,也不過是三個小時。可是我們車子上的全球定位系統卻顯示這段路竟要四小時多。我們在洞爺洞逛了一會已經差不多要臨近黃昏,恐怕在不熟悉的路上迷失,只好依從全球定位系統的提議,轉上收費高速公路向東經過新千歲機場,穿過札幌市,直奔小樽。

説實話,高速公路是沒有東西好看的。就算遇上有美麗、令人神往的景色,只能徒呼奈何。你坐在駕駛席,操控軚盤,又不能把車停下來,拍照一番。只有身為乘客,才可以舉起相機,在適當的時候按下快門,捕捉那一瞬間。但這樣的情況下能拍下驚世傑作的機會少之又少。相機快門的時滯,玻璃窗上的反映,都令你每一個按下快門的希望變成泡影。我只好相信,一幅令人難忘的攝影作品,沒有偶然這回事。

北海道的收費高速公路,的確令你忘記一個市和另外一個之間的距離。在小樽的出口顯示這段路程花了八千日元,原來的計劃是不用取道高速公路,所以旅費的整體支出上失了預算。旅程中總有這些那些意外,其實不必不太介懷。我不知道如果我堅持依據電子地圖的提議,是否路程會較短?説不定也許會更長,在不知名的郊區的道路迂迴前進,午夜後才到達目的地。我寧願選擇安全,做一個聽話的駕駛者,服從科技的指揮。

高速公路的設計,本來是不純粹是交通方便的理由,也不是方便我們的偶然訪客。在規劃上公路經過的市鎮,定必對它們直接或間接帶來巨大的經濟收益。像北海道大部分地方還未有高速公路連接,所以要運送貨物例如農產品,可能需要較多的時間。難怪爭取這些規劃對許多人確是趨之若鶩。前些日子中國大陸有個市鎮居民對計劃中的高鐵不經過該處,提出強烈的抗爭,引起大家的討論。我的一個朋友説得好,有發展機會,就有各種可以賺錢的方法,沒有人會討厭額外又容易招來的財富吧。

對旅途上我找不到喜愛收費或不收費的高速公路的理由,因為路上飛馳得太快,祇是向目標邁進,看不到道路兩旁的景色。若果時間許多,我寧願找一些一般的道路,按照安全速度駕駛,那樣的話,便可以隨意停下來,譬如走進一些陌生的店,遇上一些陌生的人。雖然我的日語有限,未必完全能明白他們說的話,但他們都像有對顧客比基本更好的禮貌,所以使我覺得很舒服,忘記他們其實未必懂得我説的英語或日語。

從十勝川回新千歲機場又是收費高速公路,大部分是架空道路,也經過不少穿越高山的隧道,差不多有九至十個。我覺得這是整個旅程最富挑戰性也很危險的道路。説它富挑戰性,因為隧道一個接着一個,眼睛好不容易適應白天外面的陽光和隧道內的燈光。說它危險,因為感覺疲倦的話,真不容易找不到一個中途歇腳的地方,可以暫時停下來,走出車外舒展筋骨。想起新州的道路設計,覺得真是從駕駛者的安全去考慮。這些為長途駕駛者的協助,其實是很不錯的。

在澳洲的高速公路,往往有不少路旁停車歇腳的地方,讓長途駕駛者有個短暫休息的時間。譬如新南威爾士州的公路上,不時豎起這樣的字句:Stop Revive Survive。意思是適當時間停下來,得到休息,自然能夠保存性命,避免意外。因此在公路兩旁的休憩處,有時候見到一些志願者為旅客提供熱飲餅乾,歡迎隨緣樂助。大家互相也可以天花亂墜,胡説八道,接着再重新上路。須知道,新州的其中之一的主要交通意外成因,不是酗酒,也不是超速駕駛,而是疲倦。

我們總是説澳洲很多科技的推行往往不及其他先進的國家。但駕駛過北海道的高速公路後,覺得有時候澳洲有它優勝的地方。例如在北海道的高速公路上也沒有加油的油站,要避免中途汽油用光了,就必要在之前為汽車注滿汽油。旅行有時候不是看別人的生活如何美好,反而引發想一想:世上根本沒有天堂。自己長久以來居住的地方,原來也有不錯的風景。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2日 下午11: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湯家驊的眼淚,一早準備好要流?│8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