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民聯有獨特領導方法 揭監事林建岳地位大過執事?│彭鐵穎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葉太「幾分傷身幾分豬」

2015-6-22 17:41
字體: A A A

 

來賓請留步,先聽一首歌。這首歌是小弟寫給哭成淚人的葉太的,希望她可以節哀順變,正是《幾分傷身幾分豬》(原曲《幾分傷心幾分痴》):

「哭泣聲絕無意義,它不會扭轉北京的心意,就似是失去寵愛的開始。

「彷彿聽別人指使,今天妳想起walk-out的一次,又再讓這刺痛一再開始。

「到底得幾分傷身幾分豬?白事藏夢裡也不再有意思,誰要妳再變那普選的戲子?

「到底得幾分傷身幾分豬?玩弄完再教訓妳都梗可以,而這晚卻說妳想試,好想再試!

「啊~~爭權從來不易,這個妳我早已知。但到那日方發覺,投妳票何幼稚!若是熱烈地再哭一次,放屁原來更易。就算阿爺拋棄妳,仍笑說:不介意!」

千眼所視,千夫所指,葉太哭了,林鋒哭了,連嫻姐也幾乎哭了,但他們不是因傷心而哭泣,更不是因內疚而哭泣,而好大可能是因恐懼而哭泣。他們的淚容,實為「驚恐的淚容」。

根據蘇利民(Harry Sullivan)《精神病學的人際理論》(The Interpersonal Theory of Psychiatry)一書的說法,「有時,為適當地解除恐懼而哭泣,也是嬰兒的有效行為之一。在某種程度上,嬰兒為了能夠吸引母親的溫柔關注,以轉移造成障礙的環境,他們常常以哭泣為手段。在許多的其他例子中,如果不能立即消除因危險所引發的恐懼性張力,那麼哭泣至少能帶來母親的隨意性溫柔,而這種溫柔可以合理地或近乎合理地被看作是對引起恐懼的危險的解脫……根據嬰兒的原始經驗,就引起母親的恰當溫柔而言,哭泣是嬰兒在轉移或逃避引發恐懼的危險時所採取的適宜行為。在這個意義上說,哭泣是一種特殊的適宜於消除恐懼的行為」。

而今問題是:他們為何恐懼呢?

 

(原圖取自:有線新聞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2日 下午5: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余若薇變相宣布 湯家驊議席會由公民黨接手│金世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