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曾鈺成齊讚湯家驊 《文匯》預警只能當「忠誠反對派」│范中流

【後政改專訪01】陳祖為主張溝通、守住先:save some bullets under your belt│方浩文

2015-6-23 18:40
字體: A A A

(編按:湯家驊正式退黨及離任立法會議員,但強調不會退出政壇,日後將在新成立的智庫「民主思路」中繼續爭取民主。一時間,人人都說議會失去一把中間聲音,甚至質疑溫和政見還有沒有市場。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是民主思路成員之一,本報訪問他時,還未發生退黨事件。但這樣或許也有好處,此時由一名溫和派學者,以溫和派的角度去分析將來政局,正好讓大家有一個反思的機會。)

政改方案否決了,然後呢?香港人還可以怎樣爭取民主?

「回答這個問題時我必須要很謙虛,因為我唔相信有任何人可以斷言,這條路就是正確的路。」陳祖為坦言,自己不敢說出一個「必勝法」,只能嘗試提供一點思考方向。

首先他表示,若此時繼續走抗爭路線,北京只會更加強硬,一國兩制將受到更大的衝擊,進而提早到達2047年,「我唔想咁樣」。因此,在「後政改時代」他建議民主派應該走溝通路線。

他說,明白有些年輕人覺得香港已經「衰到貼地」,所以應該放手一搏,全面抗爭。但陳祖為認為,現時社會並非如此差,「起碼我們還有法治、基本的人權和自由,這些價值還未受到根本性的動搖。咩叫貼地?例如法官被迫提早退休,警察完全沒有專業精神,不依據法律行事,參與抗爭的年輕人搵唔到工,才算是衰到貼地」。

「我想保住這些價值,我知有些人會話唔想,但好多人想呀嘛!」他說。

既然不抗爭,那麼香港人未來應該做什麼去爭取民主?陳祖為始終認為最好的方法,是建制派與民主派一起冷靜下來,重新溝通,並盡量尋求共識,逐點回應北京對於真普選的憂慮。

他解釋,例如中央在普選問題中擔心「國家安全」,以及如何詮釋「愛國愛港」和一國兩制等問題,那麼香港社會內部應該盡量達成共識,形成一個主流意見,促請北京接受,「例如一國兩制有哪些地方是要堅守,哪裏又可以作出某些讓步?什麼叫做愛國愛港?如果我們有一個主流的共識,北京都要聽架嘛」。

記者反問:「你信北京真的會講道理,接受香港意見嗎?」陳祖為答:「我唔想咁快講得咁死,但如果分歧收窄了,北京的憂慮會少一點,我們就較易爭取民主。」他續指,「死馬要當活馬醫,橫掂大家都等運到,有些人衝擊就是等佢軟弱,我就係等佢心情好啲先……始終我們要找一條與北京共存的路」。

但陳祖為強調,他絕對不是在原則上反對抗爭:「路線手法嘅嘢,唔得再試,唔得再試,我地之前試過又傾又砌,唔得;然後試完抗爭(雨傘運動),又唔得,咁咪做番又傾又砌囉……溫和派不是妥協,不是軟弱,只是以柔制剛,唔係次次都要硬,我地要睇番個時機和局勢。」

但餘下的問題是,假如溝通了,有共識了,但中共始終不肯讓步,那麼Plan B是什麼?他答:「Plan B就是保存實力,守住先,你總要save some bullets under your belt,唔好睇小防守的重要性,等對方犯錯,找機會再上,同佢鬥命長。」

他很清楚,以上這番話對年輕人而言肯定「唔啱聽」,但搞政治是眾人之事,要顧及整個社會的人。(撰文:方浩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3日 下午6: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葉劉淑儀連日「溝通」京官獲「安慰」 幾時到林健鋒?│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