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今日特府西環交報告  北京勢必先郁雙林孖葉│8仔

讀者投稿

《852郵報》歡迎讀者投稿。請將稿件電郵至 editorial@post852.com。電郵來稿者請註明文題、筆名、個人資料及作者簡介。讀者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報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及編輯權利。

讀者投稿|林民中:湯家驊,令我想起山岡莊八筆下的石川數正

2015-6-23 23:34
字體: A A A

面對比我方強十倍百倍的敵人,選擇寧死不屈,抑或妥協伺機而動,這是自古以來怎麼也吵不完的爭議,漢朝有奮戰而降匈奴的李陵,漢武帝憤怒得連他妻兒老母都一併殺掉,更牽連了為他說話的司馬遷;以李將軍類比今日的湯家驊可能是太過抬舉,本質上兩人面對的都是用什麼態度面對極度不利情況這問題。

湯不只一次表示,四大狀挾著反廿三條光環組黨,初衷是以做香港執政黨為目標。就政治現實而言,在香港執政比其他主權國家還要複雜,它既要服侍港人,同時亦要取信行單一制的中央政府,這裏說的取信不至如現在的保皇黨般做搖尾哈巴狗,至少也要做到不能反對共產黨執政,令香港成為反攻大陸的革命基地,這是很簡單的政治邏輯。比著你做共產黨也會如此要求,而在香港要做一國兩制下的執政黨,就總不能跳出這框框。(順帶一提,這基本上同部分本土派主張沒衝突,都是追求帝力於我何干的狀態,只是湯理解的公民黨初衷是承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而本土派最關注的是哪管中國是誰領導,不要管我就行,就算國師的邦聯論,為共產黨提供了無數好處,最後其實都是想中共唔好理香港城邦咁多,任各大小城邦自由發展)。

既然以成為執政黨做目標,那公民黨冒當時泛民天下之不韙,不將平反六四寫進黨綱顯得順利成章。公民黨後來和「害群之馬」社民連合搞五區公投,和中央就更加無偈傾,這一步肯定使立志執政的湯意興闌珊,覺得自己主張不能再在公民黨實踐,此後他和黨路線更形貌合神離。撇除所有陰謀論,今日退黨辦思路只是貫徹其政治理念而已。

有關如何和形勢比你強的對手角力,與及每次想評價湯家驊,我都不期然想起日本戰國時代德川家康的譜代家臣石川數正。石川是日本戰國時期最富爭議人物(沒有之一),他自少已服侍家康,伴他一起做東海道霸主今川義元人質,長大了更成為德川心腹,隨他四處征戰,更為家康和織田信長達成了歷時廿年的清州同盟,穩固德川於三河等地的勢力。這理應一生侍奉家康的忠臣,想不到最後竟會出奔本能寺之變後盡攬織田勢力的豐臣秀吉。這次出奔一直是日本戰國史一個重大謎題,有說石川是在和秀吉交涉後為之折服,但這武士沒臣服於織田信長,卻怎會看得起平民出身、為取悅丹羽長秀和柴田勝家連姓氏都可改的羽柴秀吉?若說是德川派去大阪的間諜,則石川把三河軍大部分機密都告之秀吉,使德川方大改軍制,代價未免太大。那究竟石川是否「鬼」呢?

歷史小說家山岡莊八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寫成的大河歷史小說《德川家康》提供了一個曉有深義的角度,在他筆下,德川家康知道三河武士全部勇猛有餘,但毫無外交經驗,只有石川一人自質於今川義元、和織田信長交涉等鍛煉出三河武士所缺的視野,故他默許這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夥伴按自己的意願行事。至於石川,「他」的志向不只是助德川奪取天下,「他」認為若德川真是真命天子,德川自己就能順應時勢獲得最後勝利,命運安排石川就是要減少秀吉家康兩虎相爭下的百姓的無謂犧牲,現在再開戰幔,只會令日本再一次陷入無了期的混戰中:

「石川數正一回到岡崎城,便馬上把自己關在了房裏。他靜靜地坐在桌前,拿起硯台上的筆,眼前浮現出德川家康和豐臣秀吉的面容。他咬開筆尖,醮上墨,先在白紙上寫下“德川氏軍情”。

“數正,你不後悔嗎?”數正囁嚅著自問。這時他的心異常平靜。他要把德川氏的軍情詳細寫下來,帶去獻給秀吉。這顯然是謀叛,是倒戈,忠貞不二的三河武士們定會認為他寡廉鮮恥、不忠不義,唾棄他,將他碎屍萬段也難解恨。

“主公被自家養的狗咬了。”

想起大賀彌四郎的事,德川眾人不僅會罵他,大概還會責備家康太寬容!有人會認為他是為了身在大阪的勝千代,變得怯懦;有人還會造謠,說他早在小牧之戰後,就與秀吉私通了……這樣也好。

即使大家都不明白數正的心,這個世上還有三個人是清楚的。一是秀吉,一是家康,另一就是佯裝強硬的本多作左衛門重次。即使這三人對他誤解,也還有神佛懂得他。數正想超越三河武士的常規和道義,讓自己深陷敵陣,以拯救德川氏,拯救秀吉,同時拯救因這兩雄的激烈爭鬥而造成的百姓之苦。

數正覺得這是一個好時機。他此時所想,卻似與當世潮流相背。秀吉能如此強大,是他高遠的志向和飽受戰亂之苦、渴望太平的蒼生意志一致的緣故。“能以武力去順應這一潮流者,必終獲勝。”數正用平淡的措辭寫著,對那些只知遵行義理的猛獸之愚,甚感痛心。

數正此舉,對雙方影響巨大。對德川氏,是敲響一次警鐘,已擬定的軍事機密被帶走,家康只好改變計劃,可是重新排兵布陣,也難即刻發揮戰鬥力。對秀吉,則是增強他的自信,讓他不急於向德川家康開戰。數正會勸秀吉,攻打家康有損他的聲望和面子。“不要打無謂之戰,當先催辦娶朝日姬之事,且家康定不會反對。”」
—《德川家康.六—雙雄罷兵—第11章石川出奔》

引文是「石川」之最重要心路歷程,而小說及後亦因石川的出奔過於驚奇,直接間接使雙方打消開戰念頭,善忍的家康最後亦忍到秀吉攻打朝鮮致大傷元氣、忍到秀吉子秀賴、石田三成興兵關原自找滅亡,德川集合天時地利人和卒成為幕府大將軍。

小說家之言不可輕信,那麼湯家驊的溝通路線會否為香港帶來什麼?暫時我是看不到會有回報的,只要香港還是有這麼多建制擦鞋仔,中央在港「信得過」的人大有人在,忠言逆耳有作用的話一早發揮了,肥布歐、瘦布歐、菲利俯首偕視,怎輪也未到思路。但各有各做,既然本土派、城邦派也未必成功,如果他的溝通派帶來奇蹟,一眾香港民主free rider當然無任歡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效,我們已給那無鬼用的什麼「民主回歸論」、「中國有民主,香港先會有民主」欺騙了幾十年了。

P.S.引文提過本多作左衛門重次,那是個很有趣的人物,他和石川數正一個紅臉一個做白臉,本多屢次惹怒秀吉,甚至企圖燒死客居德川家的秀吉母親大政所。公民黨中的本多作左,我想起梁家傑、余若薇,但他們和湯有無扯貓尾,我就不得而知了。

(撰文:林民中;中大歷史系畢業。文章散見獨立媒體、輔仁、評台等。不討厭政治不討厭歷史不討厭電影不討厭書本﹔討厭唔經大腦討厭無邏輯討厭不閱讀討厭無內涵。因此愈來愈討厭個世界,寫文章,希望令佢可愛多點,無咁乞人憎。)(www7b.biglobe.ne.jp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3日 下午11: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撒瑪利亞會:精神病令人更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