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網誌│機上免稅品購買攻略(下)

Dr. Y

-86醫生

生於852,為圓濟世夢而隻身走到86學醫,畢業後成了一名86醫生,然後也順理成章留下來行醫救人。在醫生眼中,沒有香港人、中國人之分,有的就只是病人。

Dr. Y網誌│每個醫生總有的第一次(下)

2014-3-9 12:15
字體: A A A

上回說到頭皮撕脫傷的傷者經過頭皮植皮修復傷口後,沒有再大量出血,判斷應該已渡過了危險期,下一步就是防止感染等手術後對症處理。不過,第二天早上查房時患者的精神情況卻變差了,跟初時相比,她出現了意識模糊,還有其他神經系統的陽性體查結果,當時醫生們都考慮病人的顱內可能出現新的問題,因為當時那受傷後7小時的頭顱CT結果是顯示顱內正常的(註:如果顱內有出血,受傷後7小時的CT應該能看見的),於是立即安排病人再次做CT檢查。

等待結果的期間,當時是早上11時,病人的瞳孔忽然兩側不等大,左側瞳孔擴張,血壓上升,心率則慢下來,於是開始搶救了,主要有給予甘露醇顱內脫水減壓,同時聯繫神經內科,神經外科和心內科的醫生來會診。與此同時,CT復查的結果出現了,結果是患者出現了左腦大面積陰影(缺血梗死)。

接著,神經內科、神經外科和心內科的醫生也陸續到達並評估過病程,神經內、外科的醫生表示患者突然出現大面積腦梗死,由於第一次CT檢查結果是正常的,而且不是顱內出血,所以大致排除了和意外有關,當時考慮也許病人有心臟方面的問題,例如低血壓、心梗或房顫等會造成腦缺血梗死的疾病,不過,由於病情是在短時間內出現,加上梗死範圍很大,實際上也覺得可能性不大,而最後心內科的醫生也排除了這些可能性。

由於出現的是左腦大面積缺血梗死(超過2/3),最後神經外科的醫生表示,目前能做的並不多,就算真的做開顱減壓手術,病人也有死在手術台上的風險,就算能耐受手術,最好的結果亦只是變成植物人。不過,病人的家屬很快就選擇了做手術搏一搏,手術後病人送進了神外ICU,到目前也沒有再醒過來。

也許從我把病人轉交至神經外科醫生的那一刻,我的責任就結束了。只是,這個是我第一個變成植物人的病人,從我在A&E遇上她,她睜眼看過我和我說過話,我為她做過手術,到最後演變成為植物人,我參與了她生命的最後幾步,而整個過程真的很突然。

事後我反思,其實造成腦梗的一個更大可能性,是她頸部的創傷其實比我們看到的嚴重得多。如果當時意識到這一點,也如果早點發現腦梗的出現,以現有的醫療技術,這個病人理應能挽回的,只是這些如果都沒有發生。

另一方面,要讓她成為植物人或容讓她逝去,是一個兩難而痛苦的過程,站在這個十字路口前,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相同的也許會是沒有人會放棄那等如渺茫的希望? 當一台手術最好的結果是把生命挽回至植物人的狀態的時候,事情的意義又會是什麼呢?當要認真面對這件事的時候,則不得不面對一個問題,就是大量的為什麼,而在人的層面,其實是沒有答案的。

我感到這個事情是一個悲劇,恐怕這個家庭每個成員都要破碎了,媽媽被自己的哥哥所養的狗咬至重傷,然後突然大面積腦梗死變成植物人了。

作為醫者,為自己沒能及早發現為她治療而自責,為自己的無能與無力憂愁,更為這個家庭悲劇哀傷。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9日 下午12: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11──發展旅遊講呢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