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下半季料推5100伙單位 陳茂波稱司法覆核是拉布

錢詩文:見到陌生人會心怯,這種恐懼很辛苦,害怕今次打你下次就斬你

2015-6-29 19:18
字體: A A A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女朋友錢詩文昨晚遇襲,錢詩文今天傍晚在facebook撰文,講述昨晚的感受,以及對未來的焦慮。本報獲授權轉載全文如下:

〈Freedom from fear〉

我想起一個情境:去年二月尾我們剛開始後的一天,在大角咀薩利亞食晚飯,我問他害不害怕在街上遇襲呀在人多地方有人趁混亂捅你一刀之類,他竟回我從來沒想過,還說香港不會發發生這種事啦。我在這方面的警覺是比他高的,也許是女生比較多心,愛擔心這個那個。誰知,翌日起床時看新聞,劉進圖大街上被斬,這件事當時是令我們震驚得很。然後,每次在集會,人多的地方,我都會提高警覺,雖然聽起上來很蠢。特別是在佔領期間,看網上傳言用多少錢買起某人一隻手之類,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膽的過,雖說小心小心,但有些意外根本避不了。

有人怪責黃之鋒不還手

對方180cm,身型是那種一看就有workout開滿身肌肉那種人。先不說以黃之鋒的身型和經驗,還手不果只會叫對方下手更重,當時的情況我們也反應不來,何況他行行下無故被揍一拳。我們追上去時,他叫我用手機拍下對方的樣子,也許如果當時我有近距離拍下,現在可能已經找到他。但原諒我不能看見他白白被拳打腳踢,而只站在旁邊拍攝,我知道紀錄很重要但我做不到,抱歉。而當時的另一想法是即使拍下,對方很大可能會摔爛我的電話再打我,於是我索性不拍,用身軀擋著他,然後就被打了。

若問我現時的感覺,我只有內疚和害怕。

我媽今天早上六時才知此事,當時我在錄口供,她的第一反應是:找了警察?警察會不會偏幫那人?警察會不會刻意不拉人?掛線後過一會又打來,整個早上想起什麼便打來提醒我,要小心這個那個,不要叫她那麼擔心。我非常難過。回想起去年七一她在直播中看見我不斷打呵欠,whatsapp我說很心痛,我跟她說我可能會被捕;回想起九二六她又看著我在廣場內被警察包圍,我叫她不用擔心;又有數次我說我沒有去龍和道沒有上前線呀,但又總是被她看見我在前線,回到家後整件衣服全身都是胡椒味;到佔領結束,又要看著自己女兒從身旁被手持警棍的武警帶走,新年團年夜不能團年;到現在,連走在大街上也被打,我不能想像她對我的擔心,最叫我難過的是,在電話中她不斷叫我小心,也好像在等待我給她保證個什麼似的,然而我始終不能向她保證沒有下一次遇襲,因為不再我控制範圍內。

好我承認我有在害怕。今天出門後,在街上與陌生人四目交投,我個心都怯一怯,這種恐懼很辛苦,希望不會持續太久。還有其他恐懼,害怕此事被報復,害怕有下一次,害怕今次打你下次斬你。可能很誇張,但社會愈來愈荒誕,我不能不擔心。

補充,很感謝每一個關心我們的人,msg不能一一及時回覆很抱歉。特別感謝學民的戰友,凌晨各自埋位幫助我們,和義務陪伴我們的律師團隊,真的很感激。

P.S. 我看見有很多人叫黃之鋒操fit身體呀習武呀之類,我很認真地說,訓練他倒不如訓練我啦。

11246975_888741284552029_2387052258368692829_n

(圖:佔領期間起身後沒事做在地下寫的)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6月29日 下午7:1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湯家驊爆少數泛民議員「唔敢溫和」│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