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航失蹤航機出事的八大可能

民主黨控告警隊理據甚強 曾偉雄做法有誤理應道歉

2014-3-9 22:06
字體: A A A

關於中西區區議會一工作小組日前會議期間,發生「突然閉門及警方抬人」事件,民主黨今日就宣佈,將會就當天小組主席李志恒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又會以民事索償方式控告警務處。

不過,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昨日已表明,警方有責任「確保社會安寧」,警員當時只是依法地履行其職務,明顯是堅持警隊的做法正確,而李志恒連日來亦沒有就自己的決定認錯。換言之,只要民主黨真的坐言起行,相信三方的官司不久後就會正式開始。那麼,誰的勝算較高?

《852郵報》請教過執業大律師陸偉雄,他表示,司法覆核的重點是「有冇一個可爭拗的理據」,而既然李志恒當天宣布閉門會議的決定,被多方質疑是不合理及違反程序公義,所以他相信法庭會受理案件。但陸偉雄指,現時公開的資料和證據未夠充份,所以暫時難推斷誰人的勝算較高。

涉及複雜法律問題

至於民主黨控告警務處一事,其法律理據就複雜得多。首先,民主黨認為警方抬人前,沒有說出執法原因及沒有事先警告是不對。但陸偉雄表示,在混亂情況下,警方的確有權不作警告及交代原因就首先執法,而且以他處理過的案件來看,很多時警方都會堅稱有作警告,只是事主在混亂下聽不到而已。因此,他認為民主黨這點指控較難成立。

事實上,根據當天的現場片段,首先是保安開始抬許智峯,糾纏一番不果後,警方才在混亂間介入抬人。單就這點看,警方不作警告的做法勉強還算合理。

然而,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是,為何警方當時要執法?他們又有權執法嗎?曾偉雄解釋執法理據時表示要「確保社會安寧」,但從所有片段所見,許智峯當天只是和平地在會議室與人爭議,並無襲擊或恐嚇任何人,何來破壞「社會安寧」?

陸偉雄就解釋,其實並非一定要動手動腳才算犯法,皆因根據《公安條例》第17B(1)條,任何人在為某事情而召開的公眾聚集中,作出擾亂秩序行為以阻止處理該事情,即屬犯罪。換言之,假如許智峯當天的行為,是擾亂秩序以阻止眾人處理該個區議會會議,則可理解為涉嫌犯法,警方自然有執法的理據。

然而,必須指出,《公安條例》第17B(1)條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該個場地必須屬於公眾地方。按這個思路進發,大家就會得出一個很「有趣」的結論:

中西區區議會的會議常規並無規定如何決定工作小組會議是公開或閉門,因此當天主席李志恒其實是在無規可依的情況下,突然自行宣布將會議改為閉門進行。而假如他的決定是正確和有效,則該處已不再是公眾地方(因為公眾不准進入),那麼《公安條例》亦隨即不再適用。

無論場地是否「公眾地方」 警方做法都有問題

陸偉雄強調,在這個「許智峯和平地在私人地方說話」的情況下,警方根本無權執法,李志恒或區議會秘書處最多只可民事控告許智峯,但當中卻不涉刑事成份。

換言之,所謂的「破壞社會安寧」根本是空話,曾偉雄自打嘴巴,理應立即道歉。

另一方面,假如李志恒宣布會議閉門的決定是錯誤及無效,則該處仍是公眾地方,《公安條例》的確還是適用。不過,首先李志恒必須為驅趕許智峯及記者的決定公開道歉,這是第一點。

其次,既然該處是公眾地方,則保安員驅趕許智峯的行為也肯定是錯,他們根本無權在公眾地方抬走任何人。同樣地,許智峯、其黨友及記者只是行使自己的權利,留在一個公眾地方參與會議,反而是李志恒不合理地一再要求驅趕他們,那麼,真正在阻止會議進行的,恐怕正是李志恒本人,警方應該抓的恐怕是他。再者,保安員基於一個錯誤決定而無故對許智峯使用武力,其實也是涉嫌犯法,警方也應該拘捕他們。

陸偉雄認為,警方不能在每次執法前都百分百肯定誰對誰錯,假如當時是誤信了李志恒而抬走許智峯,也實在是可以理解。不過,必須指出,理解是一回事,公道是另一回事,假若警方真的是信錯人執錯法,那是否應該立即向許智峯及公眾道歉?

總結而言,無論該處是否公眾地方,都幾乎可肯定警方的執法決定有問題,而且都有必要立即道歉。由此可見,民主黨控告警務處的理據其實甚強,屆時對簿公堂,相信法庭會有一個公正的判決。

(吳兆康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9日 下午10: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鍾庭耀:民意基礎唔係我哋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