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河空難報告 證錯關引擎│皇甫清

曾承諾不說政見 曾鈺成堅稱做到:但政改除外│金世傑

2015-7-2 15:05
字體: A A A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遭揭發在政改表決當天,參與建制派whatsapp群組,更跟他們討論表決策略及透露泛民部署,中立開明形象「一鋪清袋」。有趣的是,曾鈺成在2012年10月競選立法會主席一職時,曾作出「三不」承諾,即是做主席後不投票、不參加民建聯黨團活動以及不發表政見,但如今恐怕已違反承諾。

曾鈺成今日接受《星島日報》全版專訪時就嘗試修補形象。他繼續「扮開明」指,政改「甩轆」加上群組內容外泄也是好事,因為可減少兩派的對抗情緒,有利中央與泛民重建溝通關係,云云,彷彿全不感到愧疚。

被問到是否已違反「三不」承諾時,曾鈺成就稱,出任主席期間,僅就政改發言,其餘時間都未曾違反承諾,「政改太重要,重要到我連職都可以辭……『三不』不包括我要放棄政治立場」。他又反問,社會上有誰是真正的獨立人士?

明顯地,曾鈺成又是在偷換概念。由始至終,根本無人要求他「放棄政治立場」,只是他自己主動承諾過「不發表政見」,現在公然反口了,做不到了,卻推搪說「我可以有政治立場」,這樣是否有點「小學雞」?

其實在建制派壟斷立法會的情況下,即使曾鈺成當年不作出「三不」承諾,肯定也能當選主席,但他為了扮演「開明左派」角色,主動提出「三不」以獲取公眾掌聲,但最終失敗了,忍不住了,卻反過來辯稱「世上無人是真正獨立」,豈非荒謬?一句話:早知自己做不到,當初就不要吹得這麼大吧。

再者,曾鈺成稱自己除了政改之外就沒有違反承諾,這句話也相當風趣。情況就如一個男人對老婆說:「你信我啦,我真係冇試過有外遇架,Mary嗰次除外」。

更何況,曾鈺成真的只曾就政改發表政見嗎?當然不是,筆者隨手拈來,就見到他在去年6月曾公開評論中央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指白皮書是有系統和完整地重申中央實施一國兩制的原則,並非強硬加添一些新的解讀;又稱白皮書不影響司法獨立,云云。試問一句,這些不算是政見嗎?

(撰文:金世傑)(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2日 下午3: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黎潤芬網誌│婚外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