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呼籲釋放良心犯Amos Yee

王有光

-光影閃靈

八十後Young Adult,相信蝙蝠俠所說的「A hero can be anyone」,正如周星馳都話「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王有光網誌│《侏羅紀世界》真.恐龍戰隊

2015-7-3 18:48
字體: A A A

《侏羅紀世界》reboot前作,承接《侏羅紀公園》三集的故事,恐龍主題公園終於開業,而且大收旺場,開始度屎橋谷營利,研發一頭基因變種兇殘龍,怎知基因變種兇殘龍發難,大肆破壞主題公園。男女主角和少年兄弟憑著主角獨有的無限運氣,在無數個應該要死的關頭都成功逃過大難,死裡逃生,甚至面對一架荒廢二十年的吉普車,都突然能夠化身成為「一個汽車維修員,呢個士把拿,係愛嚟上鏍絲用,係好合理嘅。(《少林足球》語)」三兩分鐘維修完吉普車,再成功開車走人,亦是「好合理」。可憐他們身邊的路人或只得一兩句對白的同事就無可倖免地死於非命。

雖然《侏羅紀世界》的主體劇情就是如此直截了當(恐龍暴走,主角逃跑,配角通殺),但主題公園內的不少細節設定還是令人目不暇給,既有全新創意,如透明玻璃車,亦有向第一集致敬的,如門口的木門加火把和解說用的DNA卡通人,配上醒目的主題音樂,總算突破「續集不比原創出色」的定律。近幾年的3D電影大都言過其實,票價與質素不成正比,但今次我罕有地推介各位觀眾去看《侏羅紀世界》的3D版本。

生態災難是怎樣鍊成的?

《侏羅紀公園》第一集面世前一年,即1997年初,全球第一隻複製羊多利面世,標誌著生物複製技術的革命性突破,引發世人思考複製人的道德問題、對醫學發展的啟示、拯救瀕危動物等可能性,生物複製技術頓成當時熱潮。相距十五年重新reboot,今次的《侏羅紀世界》不單只複製現有物種,而是創造全新物種,進一步質問世人,即使這類生物工程大有錢途,人類有否足夠能力去駕馭牠們?(OK Fine!我知道香港人無興趣在等地鐵時看這類哲學討論文章,等我先講一個震驚13億中國人的真人真事,呀唔係,其實只係震驚了幾百萬澳洲人。)

19世紀,一個英格蘭人帶了25隻野兔到澳洲,被放在户外半野生半飼養,供大地主獸獵之用。怎料,澳洲氣候宜人(兔),綠草如茵,兔子從不缺食物,加上傳統天敵鷹、狼、狐狸又絕跡於澳洲,極好生養的兔子在1926年已經增至100億隻,其驚人的耗草量威脅當地的牛羊畜牧業,使澳洲人極為頭痛。最後,澳洲在1950年引入以兔子為宿主、透過蚊子傳播、又對其他生物無害的病毒,才大致控制著這場兔災。生態災難就是這樣鍊成的。

在自然界引入一條高智能恐龍,兼備多種生物的捕獵專長(變色,利牙,厚皮,速度快,與同類溝通),既無天敵,又通街食物。突然有新物種稱霸食物鏈,無生態災難才怪。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能夠創造新物種來威脅自己生存的這種蠢事,可能只是人類的專利。近年相似主題的電影還包括《哥斯拉》和《猿人爭霸戰》系列等。

恐龍戰隊可行嗎?

「暴龍究竟係鬼鬼鼠鼠走嚟走去嗰條定係『呀…呀』嗰條?」《國產凌凌漆》周星馳這樣問。鬼鬼鼠鼠走嚟走去嘅三條迅猛龍在今回電影戲份十足,並非如動物園裏的獅子、老虎般僅供觀賞,而是被訓練成服從人類指示,憑嗅覺追踪敵人(龍),加上移動速度快,又適應晩間和叢林環境,被人密謀訓練成軍事武器,取代前線軍人執行地面行動,名符其實「恐龍戰隊」。如果同類事情在現實中成事,估計又會如美國的無人轟炸機一樣,有著龐大的市場潛力又受到嚴重抨擊。

任何國家都希望不費一兵一卒,就可以針對敵人(如恐怖組織領袖)或軍事建築物發動定點攻擊,如果準繩度夠高,就可減少戰爭誤傷平民及降低我軍士兵傷亡率,自然較易爭取國民支持軍事行動。完全受人類操控的無人機和看似能配合人類指令的「恐龍戰隊」都理應有價有市,但愈來愈多的證據指出無人機誤中平民或非軍事設施的比率遠比預期的高(網上相關文章眾多,無人機又並非本文重點,在此不贅),利用凶猛動物取代人類或飛機上戰場,會否更難控制、更易誤中副車?《侏羅紀世界》明顯抱持懷疑態度。

順帶一提,生物工程的經濟價值當然不限於軍事用途。目前,生物科技已經能夠利用幹細胞來培育人體器官,來替代病變或衰老的器官,免去人工器官或捐贈器官移植的排斥問題。電影《謊島叛變》就有類似劇情,有錢人付錢先複製自己,等到需要器官來醫治自己時,便殺死「自己」,取出待用「零件」。究竟人有沒有權利去複製自己?如果不是複製整個人,而只是複製出所需器官又有否道德問題?這個問題可能又有點複雜,想一想都有點頭痛,我還是等睇年尾《星球大戰》第七集的白兵複製人軍團好了!

圖片來源:電影官方網站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3日 下午6: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CTVBuddies:吳得掂語障惡化兼有獎競猜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