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克儉:學生要多反思,建立正面價值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女人之間,難以合作?

2015-7-4 10:30
字體: A A A

 

以為人多好辦事?也許是對的,不過大前提是──如果大家齊心團結,這句說話才能成立。否則人多意見多,麻煩也更多。一旦出了問題,大家都認為是其他人的錯,於是互相推卸責任,勢成水火,結果好端端的家人、好友、同事,關係破裂,頓成陌路,那就「喊都無謂」。

猶幸我成長於一個簡單的四人小家庭,有任何問題、任何不滿,都在一間屋子裡、一張飯桌上就可以解決,沒有「隔夜仇」。不像一些大家族,親人間你虞我詐、勾心鬥角,慘過《宮心計》,亂過《溏心風暴》。工作上,我大部分時間亦是單打獨鬥,沒有太多機會跟其他人合作,所以樂得耳根清靜,天下太平。

去年《心理學簡報》刊登了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的研究,指在講求合作精神的時候,男性比較願意為團體利益,放下個人成見。而他們樂於與同性合作的程度,亦比女性之間願意合作的程度為高。

這項調查分析了過往五十年合共二百七十二個有關男女在合作性上的研究報告(當中包括十八個國家與三萬多人),整理出一個結論:女人在男女混合的小組、團體中較容易表現合作性,但若只得同性的時候,她們跟對方合作的意願卻大大降低。

負責該項分析的Daniel Balliet認為,男女在合作性上大不同,有其演化因素。在原始社會中,男性要出外打獵,面對兇猛野獸,隨時有生命危險。在無法逞強的時候,惟有跟同性合作,才對自己有利。同樣情形,在種族之間的戰事上,亦需要講求同族戰士的合作,才有望獲得勝利。但女性主要工作是採集野果,那並非威脅生命的任務,相反,愈少人在同一棵樹上採摘,收穫就愈大,所以她沒必要合作。加上古代社會仍是一夫多妻制,女人之間有很多性競爭,也是令她們難以衷誠合作的原因。

有一個女性友人,跟六個中學女同學一起歐遊,結果因為大家在旅途中意見不一,還沒有完成最後一站已經分道揚鑣,回港後大家再無聯絡。到底女人是難與同性合作,還是因為是非太多?

 

(原圖取自:《東方三俠》電影劇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常月明網誌│兩種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