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近千上市公司 料明起停牌│丘偉華

陳源

-文化101

無主孤魂文化人

陳源網誌│中文專家指「普教中」存大缺陷  不懂粵語外省老師屬最低等

2015-7-7 22:15
字體: A A A

升中派位放榜了,沒有吃過「煲冬瓜」的孩子,或者還有?

救救孩子……

特區政府一直聲稱「普教中」(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有百利而無一害,但張五常《經濟解釋》指定文稿編輯、剛出版《正字典》的資深文化人吳順忠指出,「學好普通話不等於學好中文」,而不懂粵語的外省教師更只屬於第四等(即是最低等)的中文教師。他認為,中文教師,香港完全可以不假外求。

 

普通話教學不及粵語:

與香港傑出文學家舒巷城相交半世紀的吳順忠趁出版《正字典:辨字正詞指南》這本歷時四載才編撰完成的工具書之際,和筆者以漁樵問答的姿態,閒話港事港情。席間,吳老師提到普教中的問題,其後更傳真一篇寫於2014年5月的文章給筆者看。

文章題為「中文授課一定要用普通話嗎?」,內文提到有關當局以普通話講授中國語文的要旨,不外乎兩個:「一是與內地交往、『接軌』、融合;二是能讀能寫標準的、規範的中文。」但吳順忠指出,「學好普通話不等於學好中文」,理由是「普通話只是現代漢語,不是全部中文,普通話(包括簡體字)跟古漢語的關係太疏遠了」。

關於普通話不等於全部中文,吳老師更以符號解說。

吳老師假設:

A是普通話

B是粵語

C是現代中文(現代漢語)

D是古代中文(古漢語)

而相關的算式可以是:

A=C (普通話等於現代中文)

A≠D(普通話不等於古代中文)

B≦C(粵語小於或等於現代中文)

B≧D(粵語大於或等於古代中文)

看完這些算式,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學好普通話,可以學好現代中文,卻很難學好古代中文;相反,學好粵語,既可學好現代中文,更能學好古代中文。換言之,粵語與普通話可謂高下立見。

吳老師進而指出,普教中存在一個大缺陷,就是「普通話和古漢語發音大相徑庭」。他更以兩大範疇論述之【詳參注釋】。

 

普教中的唯一目的:

吳老師強調,中文教師一定要懂粵語才能勝任,並將中文教師分成四等:

第一等:「精於雙語的教師(可分別用雙語講授白話文和文言文);

第二等:「精於粵語而懂普通話者(教古文優,白話文亦不賴);

第三等:「精於粵語者(教古文優,今文亦可);

第四等:「只懂普通話者(教古文不合格)」。

行年78歲的吳老師更忍不住批評年前保良局顏寶鈴書院公開招聘以普通話為母語的中文教師,「我們要問,這些人懂繁體字嗎?(可能不懂)懂粵語嗎?(不懂)」!他認為,以香港的語言環境,能夠培養出第一、二等中文教師,「完全可以不假外求」,並勉勵香港人「要珍惜自己的母語,在選擇教學語言上,納稅人、家長、師生都有發言權,應是他們說了算,不是當官的一錘定音」!

最後答案:特區政府規定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的目的,其實只得一個,就是「與內地交往、『接軌』、融合」,講完!

 

【注釋】

普教中大缺陷兩範疇:

「其一是普通話完全失掉入聲,粵語則全部保留。古漢語有八百多個入聲字,去掉一百多個生僻字,七百個左右的入聲字,普通話念作平聲的佔了一半以上,其他念作上聲(最少)或去聲。這樣一來,問題可大了。由詩經、古體詩至唐詩、宋詞,押入聲韻的多不勝數,這些詩詞,今天用普通話來念,通通變了樣。」

「其二,北方話(普通話的基礎方言)從元代起失去了合口元音,即鼻音韻母(侵、覃、鹽、咸的韻母),自明代始又出現兒化,『兒、而、爾、耳』等變了捲舌音。這樣一來,押合口元音和以『兒』等字入韻的古詩詞,用普通話來念,就不對調門,不對味兒了。」(筆者按:合口元音指發音時開口度小,舌位較高的元音。)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7日 下午10: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梁特突襲部署近月 創科局撥款早置泛民入死局│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