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香港電視暫停電視製作

邵善波為梁振英護航 諉過中共唐營

2014-3-11 16:52
字體: A A A

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全國政協委員邵善波日前接受多間傳媒訪問,分析行政長官梁振英上場以來與政商界關係欠佳、民望低的原因。《852郵報》綜合各傳媒的訪問,邵善波的論點主要有六點︰第一,邵善波認為,有些港人有恐共情緒,認為特首是共產黨,所以凡梁振英提出的,他們都會反對;第二,2012年「梁唐」特首選戰中,梁振英最後獲勝,唐營一方「不接受這結果」,利用輿論攻擊梁振英;第三,有人認為中聯辦干預香港內政;第四,梁振英政綱具爭議,得罪一些商界;第五,政府問責團隊未能發揮政治游說工作;及第六,鬆散的立法會令梁振英的施政更舉步維艱。

根據報道,邵善波表示,有些人認為梁振英是共產黨員,「有時不是與政策有關,只因你與共產黨有關,你推甚麼政策,我都會給你麻煩」。他認為,就算有人指梁振英是共產黨員,中央都任命他,反映中央知道並且有意,面對港人抗拒「紅」的問題。

邵善波將梁振英施政時受到的反對聲音,歸咎於梁振英的「原罪」,而非檢討梁振英本身是否存在問題。然而,姑勿論梁振英是否共產黨,但綜合梁振英上場以來的表現,皆反映他就算不是共產黨,其親中味亦極濃。梁振英曾推出「港人港地」及「限奶令」等針對本土的政策,但是,「港人港地」的兩幅地皮卻由國企子公司中國海外發展有限公司(中海外)投得,「限奶令」更治標不治本,水貨客問題仍然嚴重。而有「自由行之父」之稱的梁振英,面對自由行對本港市民造成嚴重不便時,不但不打算檢討有關政策,初時更矢言應積極思考擴大接待能力和容量。

加上,梁振英上任以來,中港矛盾問題日趨嚴重,但梁振英在處理中港問題或發言時,均不是站在香港本位的立場。猶記得,梁振英日前回應有政黨提出徵收陸路旅客入境稅時,就猶如「大陸幹部」上身,指內地旅客對本港的經濟十分重要,港人不能夠「未富先驕」等。再回帶至2012年,梁振英在當選第二天,便走進中聯辦疑似「謝票」。以上種種的跡象皆顯示,與其說梁振英的原罪是共產黨員,倒不如說他的親中味極濃,儼如一個大陸幹部,多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

邵善波暗指唐營不認輸

另外,邵善波在訪問中亦提及,在2012年的特首選舉中,輸了一方「不接受這個結果」,又指有人「亂噏廿四」,企圖藉各種輿論架空、攻擊梁振英。但他認為,現時已非單純梁營、唐營的問題,而是其他政治力量會利用有關矛盾,「爭取自己的利益同曝光,或者講數,所以更加擴大了這個延續下來的分裂、矛盾」。邵善波的說話,似乎是暗指唐營一方不認輸,導致有關矛盾。

然而,矛盾是唐營所致,還是梁振英所致?前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早前接受《陽光時務週刊》時亦爆料,指建制派與泛民是「敵我矛盾」,與梁振英當選時所說的「香港營」宣言大相逕庭,是誰製造矛盾?另外,《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早已提出「板線論」,點破當時特首選舉的本質。練乙錚當時指出,唐梁有龐大板塊財力撐腰,與京官關係絕非一般的主僕關係,而是大體對等的錢權關係:「錢因權生,權因錢活,兩者正好交易」。換言之,無論是唐營抑或梁營的利益板塊,均逐利益而居。而大家亦有眼可見,一些原本是唐營的人,後來是如何「歸邊」,甚至為梁振英站台,他們又有何不服輸之處?

邵善波又提及,社會上有人認為中聯辦干預香港內政。然而,他認為中聯辦不是外國勢力,作為香港一分子,以官方或個人身份都可以參與香港的事務。而且,他認為中聯辦當然有參與立法會拉票,而有關情況在前特首董建華和曾蔭權的年代已存在,「我覺得香港人要接受這事,事實就是這樣」。然而,作為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的他,卻似乎不知道《基本法》第22條早已訂明:「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邵善波的說話,不但變相承認中聯辦有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甚至是違反《基本法》。餘下的其他論點,本報會另外撰文分析。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11日 下午4: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譚志源:邵善波言論嘅個人色彩一向特別濃厚,請恕我不對他嘅言論作出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