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禮襲擊佔旺女途人 患癌夫婦「人道理由」獲輕判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最大懲罰:「唔好睬佢!」

2015-7-14 10:30
字體: A A A

 

記不起小學時有什麼好朋友。我只是有印象,一個跟我同住樂民新村的女同學,每天放學後,回家吃完午飯,都會來我家做功課。但是很奇怪,除了一起做功課之外,我們沒有什麼交談,也從沒有做功課以外的活動。就連她叫什麼名字,我抓破頭皮都無法記起。不過,我對小學時「敵人」的名字、模樣卻記得一清二楚,因為,她經常恐嚇我:「我叫所有同學不理睬你,不跟你做朋友!」事實上,因為她夠惡的緣故,只要她跟其他同學說一句「唔好睬佢」,就沒有人敢跟我說話、跟我玩耍。就只有那一個來我家做功課的女同學,暗地裡「睬我」,繼續跟我來往。

最近《心理科學》期刊引述美國普渡大學與俄亥俄州大學的聯合研究,指熱中附屬於小組、團體(例如親密朋友圈、同鄉、校友會、專業協會、體育隊伍等)的我們,實在難以遺世獨居,因為,我們即使受陌生人冷待,都耿耿於懷,影響情緒。

研究人員在普渡大學校園內一條人來人往的道路上,隨意選上迎面而來的受試者,然後會跟受試者「有眼神接觸」、「有眼神接觸及微笑」或者「視之為透明」。當實驗人員跟受試者擦身而過之後,另一個工作人員就會走上前,問受試者「在過去一分鐘內,你感到不被接納的分離感有多強」。結果很明顯,被實驗人員視之為空氣般不存在的受試者,比起其他跟實驗人員有眼神接觸的人(不管對方有沒有微笑),分離感特別強烈。

在二o一o年九月的時候,紐約水牛城大學心理學家Shira Gabriel曾對三百多個不同年齡的受訪者做過一項調查,發現我們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為自己而努力,例如讀書、工作,但是當被問及人生中最快樂與最痛苦的記憶,都跟其他人有關,所有最觸動情緒的事情,都包括其他人。即使有受訪者認為「得到人生中第一個榮耀」是最難忘的事,都是因為那個榮耀「能令父母高興」。

人際關係的威力不能小看,所以,「唔好睬佢」確實是對我們的最大懲罰。

 

(原圖取自:《孤男寡女》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14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希臘財困 寵物遭殃│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