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十大點題新聞(14.7.2015)

David Tang

-驀然回首

大律師、法政匯思成員

David Tang網誌│美國軍官跪謝陣亡士兵家屬 香港高官欺負水喉匠

2015-7-14 13:11
字體: A A A

我在美國讀書那年,剛剛是美國攻打伊拉克的第二年,大殺傷力武器找不到了,死傷的卻一天比一天多,更要命的是,那一年爆出美軍在伊拉克拘留所內虐待戰俘的醜聞。

時任國防部長的Rumsfeld(拉姆斯菲爾德)被傳召到國會解話,他沒有像特區政權一樣,急不及待的把責任推到拘留所指揮官,又或者前線小隊長這些最好欺負的小毛頭身上。

反之,Rumsfeld真接了當的說: “These events occurred on my watch. As Secretary of Defence, I am accountable for them. I take full responsibility”,即是說,我任內發生這樣的事,作為國防部長,我責無旁貸,我承擔所有責任。

從《華盛頓郵報》讀到上述報導之時,我正在坐地鐵上學,剛巧列車經過阿靈頓國家公墓,我抬頭一看,心裏不得不嘆服這個國家。

回看香港,先不要說啟晴邨的鉛究竟是水喉匠負責的水管來的,還是中國建築的預製組件來的, 就算水喉匠有責任,難道作為總承建商的中國建築沒有嗎!?

更重要的是,難道作為監督驗收的房屋署或者建築署又沒有責任嗎!? 納稅人幾十萬一個月請你回來當什麼!? 當飯桶嗎!? 第一時間極速把責任推到最好欺負的小毛頭身上,這是leader的作為嗎!?

水喉匠斥責特區頭目一個二個「A字膊」,只懂推卸責任,罵得實在好。

特府「高官」,每年「國慶」「回歸」酒會出風頭,他們懂,每年加薪比中級初級公務員加得多,他們也懂,但承擔高官應該承擔的責任? 他們卻懂個屁。

歐美有個傳統,有軍人陣亡了,葬禮完結之時,陣亡官兵所屬軍種的軍官,會單膝跪在陣亡官兵的家人面前,遞上蓋在靈柩上的國旗,這樣做,除了是感謝陣亡官兵為國犧牲以外,大概也是提醒當軍官的,不要只懂享受你的地位所帶來的權力跟好處,你要記著,你指揮的一兵一卒都是你的責任,他們出了什麼事了,你要面對他們的家人。

香港的紀律部隊,好像還保留著這個英國留下來的儀式,但整個政權的行徑,多得「中港融合」,卻早已經給「讓領導先跑」的「優良」傳統所取代了。

(標題由本報編輯所擬)(原圖: NBC News)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14日 下午1: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黎廣德網誌│高鐵工程與其爛尾 毋寧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