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航事件派員大舉搜救 北京圖爭區域龍頭地位

許智峯黨友涉遭普通襲擊 現場警員疑偏頗不識執法

2014-3-11 22:55
字體: A A A

關於中西區區議會日前發生「突然閉門及警方抬人」事件,今日再有新發展。

話說當日有份被趕離場的增選委員吳兆康,今日再在Youtube公開更多現場拍攝的片段。從短片可見,其中一名委員吳永恩,因不滿坐在身邊的吳兆康將攝錄機的鏡頭對住自己,多番警告不果後,吳永恩就突然站起來,脫下西裝褸並拋向吳兆康。該件西裝褸笠住了吳兆康的頭、手及攝錄機,吳兆康隨即大叫「打人呀」並跌至地上,同時疑似踢到吳永恩。此時,主席李志恒就指着吳兆康說「插水!插水!」

平心而論,吳兆康是假裝還是真的跌倒,以至是有意或無意踢到吳永恩,單憑他現階段公開的短片,實在難以判斷。但吳永恩將西裝褸笠住對方的頭部,就明顯已有觸犯「普通襲擊罪」之嫌。

《852郵報》請教過執業大律師陸偉雄,他也認為吳永恩的行為已有明顯的犯法嫌疑。

普通襲擊關鍵在施襲動作

他解釋,雖然一件外套的傷害性不大,也似乎不會令事主受傷,但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第40條的「普通襲擊罪」,事主從不需要證明自己受到實質傷害,只要有人真的施以襲擊已是犯法,「好似一杯普通嘅水都冇咩傷害性架,但一人向另一人潑水嘅話都可被控告,而因此入罪嘅案例亦絕對係存在」。

他強調,法律上「普通襲擊罪」並不重視該件「武器」是否具殺傷力,最重要是被告是否故意施襲,即使是小至擲一張紙巾也可造成襲擊罪,遑論是一件褸。

陸偉雄又指,法官一般會視乎被告的目的是什麼。在今次事件中,如果吳永恩解釋自己只想笠住吳兆康的攝錄機,只是不小心笠到其身體,而法官又相信的話,則應該不會被定罪。但假如兩人的距離明明很近,有證據顯示吳永恩是在知道會笠到對方身體的情況下,仍然選擇繼續拋出外套,則入罪的機會就相當高,「你把口唔認都冇用,如果好明顯見到你係喺知情下仍然有心咁做,咁都可能係普通襲擊」。

事實上,根據相關片段,當天二人的確很接近,相距不足一個身位,實在很難令人相信吳永恩笠人的做法是「無心之失」吧。陸偉雄強調,舉報襲擊罪行並無時間限制,如果吳兆康認為當天是遇襲的話,現時絕對有權報警處理。不過,當日吳兆康也疑似踢到吳永恩,如果證實是故意為之的話也是犯法,所以他認為吳兆康和吳永恩二人有可能會同時被告。

警方疑選擇性執法

但其實更重要的問題是,當日吳永恩報警後,吳兆康明明有向警員表示自己被人用褸笠頭,但警方不單沒有執法拘捕吳永恩(或同時拘捕吳兆康),反而是站在主席李志恒和吳永恩的一方,協助他們驅趕許智峯及吳兆康等人。在此必須重申,許智峯當天並無犯下任何刑事罪行,警方卻選擇性地抬走他並就此「放生」吳永恩(其中一名抬人警員的編號是PC12551),恐怕是再一次大挫公眾對警方的信心了。

再者,李志恒早前接受本報訪問時曾指,當日有問警方,保安可不可以抬人。李志恒引述手持攝錄機的警員表示,「我地都睇住嘅,有(問題)嘅話我哋會開聲嘅,冇問題嘅」。然而,區議會保安員並無任何執法的權力,本身絕對無權使用武力抬人,勉強抬人的話其實就是保安自己犯法。而警方身為維護法紀的人,卻竟然如此不諳法律,還容許一件犯法的事在自己眼前發生,試問將來還如何理直氣壯地執法?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11日 下午10: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邵善波批港大民調不科學 監控民意劍指社交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