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與成龍馬雲合照 「氣功大師」王林被帶走調查│廣雅仁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法政匯思網誌│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下)

2015-7-16 15:39
字體: A A A

上篇刊登之後,本打算一氣呵成續寫下篇。誰知很快就收到同行朋友的whatsapp,說「對調解和仲裁,我真係好skeptical(存疑)囉」… 下刪三千字。 要推廣「(另類)爭端解決辦法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簡稱ADR)」, 在法律界過去都是「惹火」之舉。

想當年筆者申請見習律師的時候,便曾獲早前熱爆網絡的那家「ISIS 地獄律師行」接見。當該行著名老闆得悉筆者曾接受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認可的40小時調解員訓練後,便怒吼道:「師兄都無情講」,更以英語教訓我,說律師是「執行訴訟的藝術」(practice the art of litigation),至於調解,應留給「失敗的律師」來做! 講完。工當然沒見成,但老闆那有如鬥牛犬的懾人氣勢,筆者想起仍猶有餘悸呢。

因此,筆者有責任提醒看倌們,我寫作本文的目的,並不是貶抑訴訟,而是提醒大家,訴訟只是眾多爭端解決程序 (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s) 的其中之一。 至於甚麼情況最適合使用哪種方法,就視乎爭端的性質和複雜程度,亦視乎爭端各方的態度和意願。如果各方能主動坐下談判 (negotiation),坦誠地溝通並達成協議,當然就是最直接的解決方法。但絕大部分的糾紛,都因為各方失去互信、溝通中斷,才需要專業人士的協助。

調解 (mediation) 是一個自願參與及保密的程序,各方委任一位中立調解員,由調解員找出各方的需要和利益,協助各方進行溝通,從而打破僵局,達成最終的和解協議。參與各方可隨時終止調解,但各方若成功達成和解協議,該協議將成為具法律約束力並可執行的合約。

香港在2009年修改高等法院及區域法院規則,並頒布新的實務指示,訂明在一般民事訴訟中,法院有責任鼓勵各方參與ADR,律師亦有責任協助法院履行促進案件各方和解的職責。如果任何一方沒有最低程度的參與調解,或者不參與調解而無合理解釋,法院在釐定案件的訟費時就有可能頒布對其不利的訟費命令。

調解的好處是相對便宜和省時,而且現行《調解條例》亦明確列明任何人不得披露調解中的通訊。換言之,一旦案件調解失敗而需要開庭審訊時,先前調解會議中的通訊亦不會用作呈堂證供。這方便各方放下「秋後算賬」的顧慮,放膽在調解會議中發言。現時香港在家事案件、人身傷亡案件及一般民事訴訟中均已廣泛採用調解程序。

仲裁 (arbitration) 則是按照爭議各方早前協定的安排,委任一名或多名仲裁員,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裁決。仲裁裁決 (award) 是最終決定,只有在幾個非常例外的情況下,才可推翻仲裁裁決。仲裁裁決享有與法院判決相等的地位,而且《紐約公約》規定,各締約國必須承認和執行在其他締約國作出的仲裁裁決。由於中國及前宗主國英國都是《紐約公約》的締約國,香港的仲裁裁決,多年來都可以透過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的法庭,予以強制執行。香港亦已與澳門和中國大陸訂立協議,互認和執行仲裁裁決。

如果爭議各方早已明確協定將糾紛提交仲裁,那麼任何一方如就該糾紛在法院展開訴訟,法院將不予受理。因此,仲裁程序在跨國商業糾紛中 (例如貿易、海運合約等) 獲廣泛採用。不同國籍的爭議方普遍歡迎將案件提交予中立、獨立的仲裁員,並可擬定在指定的中立第三國按照指定的法律和規則進行仲裁。香港本地的建築合約,在政府的大力推動下,亦已普遍採用仲裁程序。

上述的程序更可按需要靈活地配搭應用。例如雷曼事件後成立的「金融糾紛調解中心」,便採納了「先調解,後仲裁」的爭端解決機制。不少商業合約亦設有一旦調解失敗,便提交仲裁的爭端解決條款。建造業亦另設「專家裁決 (expert determination)」、「爭議解決顧問 (Dispute Resolution Advisor)」等機制,聘用熟悉行業知識的專家,就糾紛作出快捷而權威性的裁決或意見。

話雖如此,民事訴訟仍是不可或缺。 香港《基本法》保障了居民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憲法性權利。法院中按照程序的公開審訊,仍是彰顯香港法治及司法獨立的最佳例證。

而且在英式的普通法制度下,法官就法律中含糊不清的地方作出的判決及解釋,將成為案例 (又稱「判例法」),對日後同級和下級的法院判決具法律約束力,直至立法機關通過生效的成文法例取而代之。法官對具爭議的法律問題作權威性的判決,以釐清本地法律中的漏洞和真空。這些都是調解和仲裁在閉門進行之下無法做到的。

最後以四字作結,「毋忘初衷」。一旦出現爭端,明理人的「初衷」都是想解決問題,不會無故為打官司而打下去。 在對簿公堂之前,何不再三思考,有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解決問題從來沒有「一刀切」的萬能公式,訴訟不是,調解也不是。

所以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爭拗雙方選對解決爭端的辦法。對於初次或較少處理爭端的人們,選擇哪種方法或許無從入手,而他們通常都採納律師的意見。因此,一個負責任的律師,除了幫客戶分析案件理據的強弱,更應為客戶推薦最恰當而又合乎經濟效益的爭端解決辦法。

唇槍舌劍的律師固然有型,但我覺得任何成功為客戶排難紓困的律師,其實都好有型。

(撰文:Kennedy To @法政匯思。一個住在堅尼地道的年輕律師。)(原圖:蘋果日報,由本報編輯所定)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16日 下午3: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一期ibond7月21日開始認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