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五成台灣人對華無好感 近九成自稱「台灣人」│廣雅仁

學者指失產業升級良機  創科局志在為深圳服務│8仔

2015-7-18 17:28
字體: A A A

 

一如所料,在建制派議員圍攻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的情況下,立法會財委會未能表決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的撥款,但建制派議員(尤其是工商金融專業界的代表)其實都心知肚明,香港根本缺乏創新及科技的土壤。而之所以如此,香港工商界實在「居功至偉」。

事實上,有學者明言,香港廠家存在「組織惰性」,因而導致產業升級失敗,而昔日的活潑創業氣氛,亦都已經消失。由此路進,特區政府再三強推創科局,較為合理的解釋,恐怕是緣於在「中港融合」的大前提下,全力「配合」(實為「服務」)深圳的高新科技發展有以致之。而最佳佐證,高度肯定是日前特首梁振英高調帶同「疑似創科局局長」楊偉雄到訪深圳。

 

香港廠家的組織惰性:

身兼新力量網絡主席的香港教育學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香港研究講座教授呂大樂在《香港模式:從現在式到過去式》一書中指出,「早在七十年代中期已有市場訊號──除了生產成本上升之外,還有海外市場保護主義的問題──提示香港廠家需要進行升級」,但「結果卻因為短期內湧入了大量非法移民,紓緩了勞動市場壓力」,以至「未有認真做好產業升級」。

及至八十年代,「工廠北移亦可理解為廠家又再次以其他手段迴避了問題,繼續以其熟習的方式營運下去」。是為「香港廠家的組織惰性」。

呂大樂認為,「香港工業北移,其實可以理解為產業升級失敗的結果」。

而隨著工業北移,八十年代中期開始,香港本土就出現了所謂的「去工業化」現象,「大大削弱了香港社會經濟結構的多元性」。簡言之,就是「創業的空間已隨著製造業大舉遷移到珠三角,而變得愈來愈狹窄了」。

 

梁振英真人表演「司馬昭之心」:

創業雖與創新沒有直接關係,但創新很多時都來自創業,一旦創業維艱,創新的養份亦都只會買少見少。呂大樂引述中大創業研究中心2004-2009年間參與了的「全球創業觀察」研究計劃指,「以全面創業活動來計算,香港的創業活動率的百分比僅略高於俄羅斯和深圳,而顯著地低於中國、巴西,同時也低於美國、英國和日本」。他認為,「(香港)以前那種活潑的創業氣氛,已經消失」。

既然如此,為何梁振英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強推創科局呢?

較為合理的解釋是「促進中港融合」,而最大的試驗田就是「深港同城化」,至於第一步,自然是服務深圳的高新科技。說穿了,就是要香港人繼續做「買辦」,分別只是以前服務西洋人,現在服務內地人(其實用「服侍」也不為過)。

至於最佳佐證,就是日前梁振英高調率領兩名司長、四名局長,以及「疑似創科局局長」楊偉雄,到深圳五洲賓館與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圖右】和市長許勤會面。會後,梁振英更向記者表明此行是談創新與科技,可謂真人表演「司馬昭之心」。

《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日前指出,北京下達給梁振英的「核心任務」,「無疑就是之前絕不能提出的『磨平兩制,港陸融合』」,如今看來,又添一例。

(撰文:8仔)

(原圖取自:政府新聞處視頻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18日 下午5: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專家指驗血時參考美國血鉛標準 據往績不排除有2.5%人超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