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拍攝基因病變 時裝攝影師重新界定美│杜連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打機不會教壞人

2015-7-19 23:30
字體: A A A

 

有一段時間,我的暴力傾向比較嚴重。因為當時獨個兒住在西貢村屋,被山呀樹呀重重包圍,家中少不有免有小強、蜘蛛等蛇蟲鼠蟻出沒。我好害怕,但無法向任何人求救,惟有鼓足勇氣,左手拿殺蟲水,右手緊執一本《壹週刊》作為武器,大喝幾聲「曱甴曱甴曱甴」,便跟牠們進行大搏鬥。在廝殺連場之後,牠們的白色內臟化成一灘白膠漿,我才安心放下武器,處理屍首。

現在回想起來,可能跟我當年愛到朋友家中玩《街頭霸王》遊戲有關。我最愛化身「春麗」(雖然很不喜歡她頭上兩個「妹仔髻」),跟那些大隻佬格鬥。有時候出指把他們雙眼插盲,再一腳把他們踢到幾丈遠外,情緒特別高漲。

難怪之前有一個針對美國及日本青少年的研究指出,只要元三個月打打殺殺的遊戲,便會令他們在校內變得更惹事生非。不過亦有研究指,愛玩暴力遊戲者,在玩遊戲時精力已經耗盡,對現實生活中,對暴力會「不那麼敏感」。

其實無論各項研究報告結果有多極端,能帶出正面訊息的遊戲,始終都比暴力遊戲更有益身心。

2011年8月號《當代心理學趨勢》期刊刊載了奧地利茵斯布魯克大學心理學家的研究,指包含「親社會」訊息的媒體內容,可以令人變得友善、寬大、慷慨、有正義感。例如在一個實驗中,一半受試者玩協助小鼠逃離險境的電腦遊戲,另一半則玩俄羅斯方塊。玩完協助小鼠遊戲的受試者,之後遇到一個遭受前男友欺凌的女子,比另一組人更主動向她施出援手。同樣,另外兩批受試者在玩過不同遊戲之後,需要續寫一個小故事,故事開首是「一個朋友過了開場鐘點才抵達戲院,來到時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玩過合作性遊戲的受試者,比另一組只玩堆積木的,更容易寬恕那位朋友,亦較少表現出憤怒或者報復心。他們在回應名媛Paris Hilton因醉酒駕駛被捕入獄的花邊新聞時,表達出較多同情心,亦較少出現幸災樂禍的情緒。遊戲影響力比想像中大,看來我是時候停玩angry birds了。

 

(原圖取自:http://wallpapercave.c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19日 下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慧卿變相自揭 怎樣「利用」「激進」派│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