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築蟲@思政築覺:鉛田七少年事件簿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公帑

2015-7-20 23:23
字體: A A A

香港食水含鉛事件鬧得熱哄哄,新聞媒體對誰要負責窮追猛打,政府卻吞吞吐吐。澳洲這邊媒體也忙個不了,正追查為什麼眾議員院議長要乘坐直升機由墨爾本市飛往西南部的吉朗(Geelong),花去五千澳元,出席一個自由黨的籌款活動。

執政的自由黨政府總理東尼艾伯特(Tony Abbott)對此振振有辭,支持議長,表示此舉並非違法,態度上好像很強硬。不過這種態度毫不奇怪,因為政客知道這樣先發制人,目的是互相呼應,讓歪理會變成道理。

但高興的是,似乎新聞媒體的取態,沒有因此軟化下來,反而通過不同的渠道,找到眾議院議長其他的事例,舉証這種異常的花費。

現任眾議院議長名叫布朗雯畢曉普(Bronwyn Bishop),1985至87年間曾經擔任過新南威爾士州自由黨的黨魁;也是首位女主席。2013年獲總理提名,接替因胡亂花費的士車資下台的前議長彼得史列柏(Peter Slipper)。史列柏被揭發於2010年三度不當使用的士作私人用途,前往坎培拉和新州的酒莊參觀,只不過花掉954澳元。2014年9月,法庭下令史列柏除了歸還這筆款項,還要服務社會300小時和守行為2年,可算是政治前途盡毀。畢曉普繼任議長,以為會憑她多年的從政經驗和人脈關係,幫上自由黨一把。這情況跟香港民建聯的曾鈺成當上立法會主席一樣。

香港電視網絡的劇集《選戰》説的是2022年的特首選舉背後的勾心鬥角。劇中的傳媒集團,做的卻不是為了公義,而是借着種種關係和網絡,協助權勢取得政治和金錢的利益。戲劇可以誇張,不過現實有時候又比戲劇更意想不到。不知道是不是眾議院議長是個三煞位?今次畢曉普出事,肯定有知情的人向報館透露有一筆不尋常的花費,目的是借傳媒進一步打擊自由黨的民望,也是打擊總理的民望。怪不得前些日子有人放風,説自由黨有意提早大選,競逐連任。若果民望下跌,這個如意算盤就會打不響。

畢曉普的五千澳元直升機航程15分鐘,旅費由公帑支付,是否值得,大可討論,不過聞者嘩然。從墨爾本市到吉朗約75公里,取道M1高速公路,根據網上地圖的指示,只需要一小時多便可抵達,汽油費用相當便宜,又有司機送她安全抵埗。為什麼畢曉普要放棄由陸路前往,固然有她的盤算。如果她出席的不是一個公職的活動,需要由額外的公帑支付,必須有具體的理據。不過正如另外一位眾議員説,如果畢曉普有權使用公帑作這個用途,那麼就顯示制度出現了問題,必須重新審視。

奇怪的是,事情曝光後,畢曉普立即歸還了那筆費用,加上罰款。大眾又給弄得一頭霧水。若果制度容許這樣做,我們只能怪當初想出這個理由的人的絕妙好計,為自己的便利由公帑支付,畢曉普只是借這個機會,儘量享受法例下的所有優惠而已,有什麼不妥。要知道五千澳元不是一個小數目,相比她的前任史列柏,更顯得她的貪婪與無恥,難怪反對黨工黨趁機要求她辭職下台。

歷史証明,無恥正是政客的特色,頼死不走,等風波過後,自然東山再起。翻閲畢曉普的政績,果然看出端倪。1994年畢曉普當選議員,被任命為影子內閣衞生部長。第一天上任,畢曉普公開支持煙草廣告,受到黨內外猛烈批評,不久被轉為負責城市和地區事務發展。畢曉普由1994年當選悉尼東北部的麥凱勒(Mackellar)區至今二十一年,以為一帆風順,想不到今次卻引起軒然大波。

正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着又有一則報導,説畢曉普早前一個往瑞士的兩星期公務行程中,花掉九萬澳元,其中包括每日一千澳元的豪華接送服務。這次畢曉普聰明得多了,説只不過花掉八萬八千澳元。不過電視台晚間新聞報導説她出任眾議院議長半年內,出訪海外四次,每次約花掉五萬澳元。每一個納稅人都有權要求政客解釋,為什麼會錢花得那麼豪爽奢華?

許多人會問:既然史列柏下台,為什麼畢曉普不?這倒要問問聯邦警察。上一次聯邦警察起訴史列柏,今次卻交還聯邦財政部,沒有證據顯示畢嘵普不當。但傳媒和大眾的聲音響徹雲霄,窮追猛打,把史列柏和畢曉普相提並論。我沒有興趣知道誰是爆料的內鬼,只是關心是否真相。希望傳媒秉著良心和公義,還我們一個頭上的青天。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2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壹週刊》下月13日起 隨書增送《飲食男女》及《ME!》│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