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網誌│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

王有光

-光影閃靈

八十後Young Adult,相信蝙蝠俠所說的「A hero can be anyone」,正如周星馳都話「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王有光網誌│《玩轉腦朋友》彼思治療系動畫返嚟啦!

2015-7-28 23:30
字體: A A A

五年前,彼思推出《反斗奇兵3》,我認識一個1.9米高、200磅、牛龜咁大隻的男性朋友,睇結局見到安仔送胡迪、巴斯俾細路女,喊到出完字幕仲喊緊。因為他想起自己,第一年畢業出來工作,覺得長大後,放棄了很多以前認為重要的事。彼思觸到他心靈的痛處。

之後,彼思就如Nemo一樣,潛入海底,幾年都沒有佳作。

周末,看完《玩轉腦朋友》,我感覺到,大師兄返嚟啦!

相傳,彼思有個核心創作主題 – What if things had feelings? Things曾經被人填上玩具、汽車、熱帶魚、昆蟲、怪事等,今次大膽到問 What if “feelings” had feelings?

十二歲小女孩Riley,跟隨家人搬屋,並不適應新環境,結果鬧情緒幾日。成長無小事。如此「從容平常」的經歷,對成長期的少女原來已是腦交戰!她的五個情緒專員阿樂、阿愁、阿躁、阿憎、阿驚亂晒大龍,玩轉夢境、潛意識、幻想、深層記憶!驚險萬分!

彼思最厲害的地方在於,用影像細膩地澄現複雜的情緒。欲哭無淚的心痛感覺,就是代表主要性格的小島突然都失去光芒,逐一沈沒在記憶的廢墟當中,成為一個沒有個性的人;然後,情緒總部少了快樂和悲傷,不懂哭亦不想笑,整個人驚驚青青,終日為小事暴躁奄尖。彼思顯淺易懂地表達這種感覺,令成年觀眾心中隱隠作痛,小朋友繼續自得其樂。

電影講的是成長的跌跌碰碰,苦樂兼備。長大的第一堂課,就是去學習,人生的經歷沒有絕對的快樂或悲傷,不同時間重溫同一個記憶球,可以有著不同的感覺。想當年,我第一次和女孩子示愛被拒絕,覺得瘀到爆,好似成個愛情島陸沈。七年過去,同一位女孩子變成未婚妻,那經歷成為我們二人想想還會偷笑的青蔥回憶。

誰人都希望快樂,但完全排斥傷心是不可能的。當主角崩潰的時候,令人重拾動力的反而是「阿愁」,傷心等同懦弱的說法只是社會的一種偏見,傷心並非一無是處。「不開心就不開心,也別勉強的慰問。但求隨著我的心,灑脫地尊重我的傷感。」林夕的詞早有類似的睿智。

《玩轉腦朋友》是一套很深奧的動畫。小朋友看到阿樂和阿愁跑來跑去的大歷險,大朋友卻有意無意地數算自己埋葬了多少昔日的幻想和回憶;走過最純真的童年以後,是哪個「腦朋友」坐在正中央主導自己情緒?我們從何時起,由純情小花成為煩膠大姐?從威風社長成為口震宅男?

在100分鐘內,彼思帶我們走入記憶回收區,尋回一個個褪色的記憶球。

截至七月,《玩轉腦朋友》是我的年度推薦。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28日 下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市建局推資助房屋 真係「以人為本」?│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