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研究專家:郭伯雄落馬早有定數 黨內或再有人事更替│廣雅仁

袁國勇指學生「innocent」 使用武力的是誰?│彭鐵穎

2015-7-31 20:38
字體: A A A

對於當日港大學生衝入校委會,抗議校委會維持「等埋首副」才決定副校長任命的原判。已宣布辭職的校委會成員袁國勇憶述,衝入會議廳的大部分都是學生,而他們在盧寵茂受傷後,很快就讓路予盧寵茂及在旁照料的袁國勇離開,只是到地面上救護車時,才遇到很大阻滯。

鐵穎翻看短片,盧寵茂送院出現阻滯,主要是在落到紐魯詩樓地下後,有一些「年紀看起來大很多,面目又猙獰好多的人」擋在救護車前,而且粗口爛舌,故當時確實需要警察開路,才能讓盧寵茂成功登上救護車。另一名當晚亦要求送院的校委劉麥嘉軒,實際上也是在樓下被中年漢及婦人包圍,所以才不能離開。

然而,有意為學生澄清的校委恐怕就只有寥寥數人;部分校委甚至只是在考慮如何污名化學生。「梁粉」校委今日便在《信報》表示,數名校委會成員打算撰文憶述當日的「大逃亡」經歷。根據他們的版本,「當日有人要求校委會成員劉麥嘉軒『跪低認錯』。紀文鳳批評當日學生行為『barbaric』(野蠻)」。當然,他們就無意分開誰是學生,誰是中年示威者了,一句「紅衛兵」帽子就了事。

因此,鐵穎認為港大會長馮敬恩使用「以武制暴」一詞時,必須慎之又慎。首先當日如果只論學生當日的行為,根本算不上是使用了「武力」;又何必墮入別人的語言陷阱?

另一方面,佔領運動期間示威者呼籲「以武制暴」,對手是裝備精良、部分成員疑似濫用暴力的警察,尋常百姓的反感程度,或者都未算最高。問題是,校委會內的尊貴校委們雖然擁有三寸不爛之舌、在制度上擁有被他們濫用了的權力,但他們實際上就是「手無寸鐵」的。如果學生真的對他們「以武制暴」,未解釋什麼是「制度暴力」、或者陳文敏姓甚名誰時,在輿論上已輸得一敗塗地。

(撰文:彭鐵穎)(圖片來源:無綫新聞截圖及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7月31日 下午8:3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Facebook無人機支援偏僻地域 網速高達100 G/s│樂思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