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回應袁國勇臨別慨言「明德格物」

林超英

-草雲居

前天文台台長、「人人監機會」召集人、中文大學地理及資源管理系客座教授、香港大學地理系榮譽教授。少年觀星,成年觀雲,閒時觀鳥、觀樹、觀花、觀生命。

林超英網誌│從飛機復飛看馬灣噪音、三跑未解的死結

2015-8-1 18:44
字體: A A A

朋友送來今天(7月30日)下午某架抵港飛機的復飛路線圖,剛好用來討論馬灣的噪音問題,以及第三條跑道至今未解的死結。

20150730 missed approach + others

航班XXX路線及正常離港航道(A、B)
航班XXX從東面飛來,循1、2、3路線飛到跑道西面準備降落,但是臨時決定重新爬升離開機場,技術名詞叫「復飛」,按標準程序向左拐彎(4),飛越大欖涌水塘,然後循5、6、7路線飛行,回到正常降落的軌跡。

圖中可以見到其他的飛機位置,位於黃色航道A上的飛機是剛起飛不久的離港航班,它們的目的地位於香港以東,如果是飛往東南亞的航班,則會循黃色航道B飛行。紅星是馬灣的位置,很明顯接近起飛航線,難怪當地居民感到噪音滋擾。

大家大概不知道,其實他們所受的滋擾程度,高於設計赤鱲角機場時預計的水平,因為當時設計兩條跑道都用來起飛,從北跑道起飛的飛機從第三個方向離開赤鱲角,正如今天復飛的飛機一樣,飛越大欖涌水塘,直線向前跨過深圳河進入內地,即是圖中白色航道C。

如果這第三條離港航道落實,飛越馬灣的航班可以大減,噪音滋擾便得以紓緩,可惜赤鱲角機場啟用至今17年,大欖涌航道沒有實現,全部離港航班只能困在A和B航道,馬灣居民惟有接受百分百的噪音。

為甚麼大欖涌航道沒有實現?因為解不開空域這個死結。

從赤鱲角機場起飛後從C航道往東北方向飛,去到深圳河時飛機的高度與出入深圳機場的飛機出現衝突,而深圳機場又在赤鱲角機場之前啟用,不能要人家讓路,於是這條離港航道始終停留在圖紙上,至今沒法執行,只可以在復飛的情況運用,不過需要急轉向東前往圖中的5號位置,確保飛機留在香港的空域之內。

以上的觀察跟第三條跑道有關係,它的環評報告假設部份離港航班起飛後直接轉北進入內地,然後推論雖然將來航班數目增加,但是為馬灣居民帶來的噪音依然在可接受水平,不過這個假設用了二十多年(從1992新機場規劃總綱起計)已經證實是失敗的,更何況深圳機場航班比以前頻密得多,空域矛盾更加尖銳,死結比前拉得更緊,怎樣解啊!

我們必須注意近期大局的轉變,不可以再陷在習慣了的「大香港主義」思維中,明白內地城市不遷就香港將成大勢所趨,三跑建成後起飛向北進入內地是空想,應該老老實實地接受,空域是赤鱲角機場未來發展的硬框框,是填海沒法改變的!

一次復飛路線讓我們簡單地看明白空域的局限,令馬灣的噪音問題無法解決,而且聲稱三跑建成會增加航班只是不顧現實的虛妄。

(原圖:Flickr-Aero Icarus)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1日 下午6:4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全國政協黃英豪及徐子淇父親 涉行賄被廉署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