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偷書賊 今有偷郵筒│杜連魁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夜不閉戶

2015-8-3 23:34
字體: A A A

以前上班選擇乘坐火車,因為喜歡它按時抵達目的地;雖然走在路上日曬雨淋,也不需要為找泊車的地點煩惱,也不必擔心在免費時段後要付停車場泊車費。而且在優惠時段用Opal卡乘搭鐵路,車廂不太擠迫,不用付全費車票,就好像香港的港鐵一樣。不過悉尼的火車在繁忙時間非常擠迫,非繁忙時段則人流稀疏,整列八節車廂都乘客坐得疏落,冷清得令人不安。

我不是説悉尼的火車的治安令人擔憂,但經驗告訴我,不要隨便以為這個是一個安全得可以夜不閉戶的城市。我有個朋友住在新州中部海岸(Central Coast)的小鎮,不用把所有窗戶緊閉,關上門就隨便出外到附近的地方散步了。我以前到過一個在維多利亞州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的小鎮的農莊投宿,農舍是不關門的,馬匹和羊群都自由自在的在山坡上。農莊主人把大門闔上就領我們往樹林走去。但他毫不擔心有什麼陌生人會走進農莊偷竊。但我們緊張得很,回來看見行李還完好無缺放在房間內,總算放下心頭大石,但是晚上把房間上鎖後,還把行李堵塞大門,萬一午夜有人進來,會弄出聲音吵醒我們。後來心想:是不是香港人太緊張了?

的確現在有些人還是老習慣,以為虛掩窗戶和大門就去就寢,半夜起來驚覺牀邊出現一條黑影。原來有人從後院走進來,或者在未好的陽台爬進房子。有人失去了金錢,有人被欺凌,甚至有孩子從家中擄走。要看一個地方安全與否,只看看房子的大門有沒有加固,窗戶有沒有加上防盜窗花。若果房子有這兩種防盜裝置,即是附近説治安也好不少多少。而且一戶有,鄰家也會仿效,以免讓人乘虛而入。

我們以前住過一幢四戶的聯排別墅(townhouse),停車場設在地底,有樓梯通往自己的單位。停車場設有電動大閘,用遙控器操作方便進出。但有時候有些住戶忘記關上,便給賊人有機可乘。有一天鄰居忘記閉上自己的停車位大閘,在很短時閉內,便被人把生財工具全都偷走了。可見賊人在喑地裡觀察了許久,知道這個漏洞,也怪因偷一時的方便。我們事後得知,出入便要如倍留意了。

其實就算在治安較好的地區,夜不閉戶也應該不可一試。我們跟一般澳洲人一樣,在房子的車庫裡面放置了一些園藝工具例如割草機(lawn mower)、鼓風機(blower)和其他工具。曾經有數個晚上,我們大意忘記關上車庫的大閘,翌日一切原好無缺,真是意外。這樣的好運氣,歸功於治安,也可能是賊人不察覺車庫的閘門沒關上。

跟香港不一樣,悉尼的警察不是在街上隨便可見。別以為是社會風平浪靜,而是因為我們不足夠警察。甚至由於財政的困難,有些小型警局要關門大吉,數區的警方合併在一起。我們也時常在郊外的社區看到一些告示,叫做大家守望相助(Neighbourhood Watch),維持社會的安寧。最近新州西部的沃加沃加(Wagga Wagga)市的警察發起工業行動,抗議人手短缺,要增加32名初級和高級警務人員。反對黨工黨趁機會向選民保證,若果下屆當選後一定會多派480名警員,執政的自由黨政府只答應多派310名。相比之下,紐約市每一萬人中有68名執法者,其實沃加沃加人口約5萬人,而且又不是大都市,是否需要這麼多的警察呢?

你也可以多見悉尼的警察在火車上執勤,維持秩序,也會幫忙檢控沒有持票的乘客。根據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的報導,一個44歲叫賈森米爾蓋特(Jason Migate)的男子被法庭罰款550澳元,因為沒有持票乘搭火車。事情是這樣:火車站的職員看見他跳上一列北行列車,趨前問他查證,他説因為趕時間沒有購買車票。職員登記了他的資料後便放行。後來上電腦查看,竟然發現過去五個月,米爾蓋特已經有18次干犯火車的法例被票控。記者再深入調查,發現他過去十年被火車站職員和警察票控228次,但從未繳交過罰款。連同這次罰款,米爾蓋特共欠州政府52700澳元。

你會問:這不是鼓勵犯法嗎?但這樣的刑罰有沒有人去執行,不得而知。明顯執行的成本太高,政府覺得不值得。也許米爾蓋特身無分文,票控對他並無作用。唯一合理解釋是這是個欺善怕惡的年代,越怕事越給人欺負。反而身無長物,膽正命平,勇往直前,既然沒有傷天害理,別人就無可奈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3日 下午11:3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水務署認水含鉛未必因焊料 更顯當初批林德深荒謬│彭鐵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