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澄清北戴河無會 「語言藝術」避猜忌?│廣雅仁

王永平:劉遵義、李國章、高錕│彭鐵穎

2015-8-6 22:39
字體: A A A

時事評論員王永平,今日談到港大學生圍堵校委會的行動,但說的卻是中文大學的三位前任校長,對港大人來說某程度上其實不無諷刺。

王永平指出,學生確實應該向劉遵義夫人劉麥嘉軒致歉,但學生不是為搞事而搞事;他們不滿的,是校委會委員沒有解釋就做出「等埋首副」荒謬決定。另一方面,已請辭的校務委員袁國勇,早已表明有面目猙獰的中年粗口爛舌、擲物傷人,甚或企圖「插贓嫁禍」。學生是否身在其中,劉遵義在以狠話「被寵壞的小混蛋們」痛罵學生前,究竟有沒有向他的妻子了解過?

至於李國章,不但拒絕收回「文化大革命」說法,今個禮拜更爆出被人拳打腰部,要立刻驗尿的說法。王永平指出,這麼嚴重的指控絕不能不了了之,應該要報警。王永平認為在場眾多攝錄器材,總會有拍到「暴徒」對他行私刑的情況。

王永平表示看見兩名中大前校長對學生的狠罵,突然讓他想起「從來不罵學生」的前中大校長高錕。鐵穎在這裡,要分享一段中大哲學系副教授周保松,憶述與高錕校長相處的一段文字(註1):

1993年的開放日,恰逢中大建校30年,所以辦得特別隆重。沒料到的是,這個開放日又一次令高校長成為全香港的焦點。

開幕禮當天早上,百萬大道會場坐滿了嘉賓,高錕校長被邀到台上致辭。正當他要發言時,突然有十多位學生從兩邊衝出來,手持標語,高叫反對開放日口號,會場霎時亂成一團。高校長一個人在台上,手裡拿著講稿,說又不是,不說又不是,只能呆呆站著苦笑。與此同時,有學生搶了台上的麥克風,還有兩位爬到典禮正前方的「飯煲底」頂層,用一條長佈橫額將中大校徽遮起來,上書「兩天虛假景象,掩飾中大衰相」……事件擾攘十多分鐘後,示威同學被保安推下台,高校長才有機會將開幕詞匆匆講完。

典禮結束後,高校長打算離開,大批記者立刻上前將他團團圍著。我作為學生報記者,夾在人堆中,高聲問了一句:「校方會不會處分示威的同學?」「處分?我為什麼要處分他們?他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校長邊走邊答,語氣平靜。我當時一下子就呆了。要知道,二十多分鐘前,高校長剛經歷了人生最難堪的一幕。堂堂一校之長,光纖之父,在全校甚至全香港人面前,受到自己學生最不客氣的抗議和羞辱…….

……不久我聽說,學校管理層對此十分震怒,認為絕對不能縱容學生。我又聽說,大學收到不少校友來信來電,強烈要求懲戒學生。但過了兩個月,什麼也沒發生。到底大學內部有何討論,我全不知情。直到前兩年,我從一位同事口中得悉,原來當年大學曾為此特別開會,會中只有三人不主張處分學生。三人之中,有高錕校長本人──是他硬生生將處分學生的建議壓了下去。

周保松感嘆,高錕並非「容忍學生」,而是欣賞學生事事求真的反叛精神。遺憾是在今日的香港,他的兩位中大校長接班人,不但不能向他的前輩好好學習,更是把他們的狹隘從中大帶到港大。

註1:「真正的教者——側記高錕校長」,周保松,刊於2011年11月4日的《南方周末》

 

(撰文:彭鐵穎)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6日 下午10: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強國25億港元播五季 為市場西甲要提早踢?│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