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平批「民主新世代」:激情有餘,恆心不足│丘偉華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法政匯思網誌│「唔係是必要你講」?一定係,除非唔係!

2015-8-7 14:11
字體: A A A

「唔係是必要你講嘅,除非你自己想講喇,但係你所講嘅嘢,可能用筆寫低及用嚟做證供嘅。」

呢句說話相信唔使我大狀乜乜乜講,巴絲打都應該好熟悉,事關睇戲睇劇集,啲差人拘捕疑犯嗰陣,通常都唔會漏咗呢句對白(雖然有時會簡化咗),即所謂嘅「警誡詞」。

咁警誡詞嘅作用究竟係咩呢?講同唔講又有咩分別呢?

好簡單,如果我哋將警誡詞翻譯為愛民如子嘅香港警察心聲,大概就係:「親愛的疑犯,陣間我哋會有好多問題問你,你有權咩都唔答㗎!不過,如果你答咗,又人少少認咗佢嘅,我哋第日一定會攞你嘅口供嚟釘死你!」

係咪聽完都好有衝動想瘋狂回答警察問題呢?唔係?唔緊要,因為「你有權咩都唔答」吖嘛!「你有權咩都唔答」呢句說話雖然響警誡詞搵唔到,但其實成個重點就係呢度。如果警方冇警誡到個疑犯,就算個疑犯響會面紀錄入面招認咗,法庭都有可能唔接納個會面紀錄作為證據,而成為疑犯脫罪嘅關鍵,咁你話講同唔講個警誡詞嘅分別大唔大喇!

但係,我地咁重視人權同程序正義嘅香港警隊又點會咁失策吖!訓練有素嘅警察一般都會唸口黃咁響拘捕疑犯時警誡一次、筆錄口供時警誡一次、錄影會面又警誡一次、認人程序(如有的話)再警誡多次,就算拘捕時唔記得講,唔緊要,警察仲可以事後補錄,總之個疑犯肯響個口供紙度簽名就當係㗎喇!

奇怪嘅係,乜乜乜經常都見到有被告誓神劈願,話佢哋咩都冇做過,但被捕之後唔使律師代表,又聽聽話話警誡下咩都認晒。不單止,仲要好似倒模咁,個個俾警察拘捕時,都第一時間講:「阿sir,俾次機會吖!」

典解呢?次次遇到呢啲咁嘅客人,乜乜乜都想衝口而出:「喂,大佬,你警誡下咩都認晒啦,仲話想打甩佢,打鬼打馬咩?不如認罪等乜乜乜同你求情算把啦!」之但係,當乜乜乜見到坐喺客人隔離個師爺嘅悽怨眼神,同埋諗返就嚟到期要交嘅事務所租金,就只好咬一咬牙、忍一忍口(事關一話冇得打,個客就好可能會去搵第二個 )。

不過,近一年嚟當見識到香港警隊點樣發揮創意(疑犯變形俠醫上身將鐵馬「掟」出馬路)、語言(衝破語言隔膜將客家話“不認罪”「翻譯」成本地話“認罪”供詞)同埋寫作(天馬行空創作供詞,但網民搵到片段就扮失憶)等等各方面嘅才華,乜乜乜欽敬之餘,亦開始理解到點解有咁多人被捕後,「自願」貫徹警民合作嘅精神,將自己嘅罪行和盤托出。

睇返以前香港警隊嗰啲打嚇氹嘅招數,同今日一比之下真係黯然失色!唔怪之得香港治安經常名列世界同級城市前茅啦,刑事大狀睇怕都冇運行,乜乜乜都係學返門手藝準備轉行可也!

(撰文:大狀乜乜乜@法政匯思)(原圖: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7日 下午2: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慧卿倡港大設委員會調查副校長風波 校委今時唔同往日│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