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瑋騏網誌│帶一本書去巴黎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語言會改變性格

2014-3-15 09:30
字體: A A A

從前我曾向自己發誓,在三十歲的時候,要學懂七國語言。不過,自從十七歲拍拖開始,我就從男孩子身上學會一件事,原來誓言可以隨口說說,不用遵守亦不會遭受天打雷劈。於是,我再也沒迫自己履行學懂七種外語的承諾。

現在想想也鬆一口氣,因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研究指出,能說兩種流利語言的人,從一種語言換轉至另一種語言時,連性格或者對事物的看法都會隨之而改變。萬一我精通七國語言,我就可能存在七種不同性格,那不就變成了嚴重精神分裂病人?

研究人員邀請了一批西班牙裔女性進行實驗(她們都能操流利英語和西語,不過成長背境略有不同)。她們首先觀看一些以西班牙語作為口號的廣告,廣告主角是女性,看完後寫下她們對女主角的感覺。六個月後,她們會觀看一模一樣的廣告,但是廣告改以相近意思的英語表達。

結果顯示,受試女性看的即便是相同廣告,但當語言不同時,她們的感覺也有差別。

這些西班牙裔女性表示,當廣告用上西班牙語,她們會認為廣告中女主角是獨立、外向、愛冒險和有勇氣的女子。

但當同樣的廣告和女主角配上了英語,她們就認為廣告中的女子是寂寞、沮喪而心情混亂的人。

負責該項研究的Torsten Ringberg表示,這是一種自我感知轉變。雖然很多人可以同時說兩種流利語言,但總有一種的語言能力稍強,令他們說起來更舒服和自信。當他們接觸自己的強勢語言,領悟和反覆思考的能力都更勝一籌。但是,當換上他們雖然講得流利,但相對來說稍弱的另一種語言時,便需要運用大腦中不同區域去處理看到的訊息,便有可能出現理解的偏差。

去年以色列海法大學曾研究一些能說兩種語言的人,在大腦受創後語言能力的改變。結果發現,傷者在康復後,第二語言的能力大大降低。

當然也有例外。不久前有英國男孩在進行腦手術後,忽然會說優雅的女皇英語。看來,我是時候約見腦科醫生。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15日 上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馬航客機「被失蹤」改飛印度洋的兩種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