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對開暈倒男子不治 高永文:若我在現場沒工具也會急救│丘偉華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常月明網誌│逞強大丈夫

2015-8-9 13:10
字體: A A A

女兒:

不知道你對媽媽的好友,鄭先生、鄭太太,可有印象?鄭太太是一位嬌小玲瓏的美人兒,鄭先生則是高大威猛的東北大漢。從我認識他們的第一天開始,快三十年了,他們每年三百六十五天,大概有三百六十天是在吵架中度過。我常取笑他們,餘下的平靜五天,是因為太累所以休戰吧?

他們每次吵架,都會分別打電話來叫我評理,開始時我會首先站在他們一方,替他們各打對方五十大板,平熄戰火,之後才慢慢分析道理。後來鄭先生老是覺得我不公平,傾向支持他太太,我苦笑道:「清官難審家庭事,何況你們每天都有新鮮的家庭事,我如何應付得來?」

其實兩人無兒無女,又住在美國,朋友不多,節目不多,想要外出嗎?非要駕車不可。但年紀大了,眼不好、腳不好,駕車也是負擔,所以惟有留在家裡。於是,你看著我,我望著你,很自然就看到很多不滿,產生磨擦。

有時候我也非常同情鄭太太,因為她很多的投訴,都會令我產生共鳴。例如家中一些修補,清洗地毯、重新油漆等,到底是自己做還是請人做?鄭太太認為年紀老了,就別要逞強,還是找人回來幫忙好。但每次鄭先生都覺得這些小工程,自己可以應付得來,堅持自己修補家居。結果,一次又一次跌傷,腰和膝蓋前後做了三次手術,近年走路已經要用枴杖了。現在他才說:「早知道聽老婆話。」

其實不聽太太勸告的,又何止鄭先生一個丈夫?我覺得天下間九成九的丈夫,都很不聽話,總要太太擔心。就拿你爸爸來說吧!修補屋頂都堅持由自己來,他一爬上去,我已經心驚肉跳,一直守在梯子下面看著他。好啦!工程完成了,我卻未能完全吁一口氣。因為如果效果不理想,他心情不好,又會埋怨是我不斷的「咿咿哦哦」,令他失準。最後,每次都還是要另請工人來收拾殘局。

你妹夫也一樣。去年他打算在放長假時,自己拆掉家中浴缸,換上新的。一個假期過去了,依然無法裝上新的。結果又要請人來做,但由於他清拆時不專業,人家要多做很多工夫,價錢就比一開始由別人來做,貴了兩倍。事前你妹妹已經三番四次說,讓專業的人來換吧!他卻不肯,「這麼簡單的工作又何必花錢?」

丈夫們這些心意,本來都是好的。他們不想花錢,也順便可展示能力,證明什麼都難不到他們。但他們的固執,有時候真令太太很無奈。其實,太太比他們自己更了解他們。是不是可以偶然放下一點身段,多聽太太意見?

俗語說:「妻賢夫禍少。」也許是真理。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五年八月九日

(圖片來源:www.crownappliance.net)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9日 下午1: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小康網誌│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