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 即係爆到幾遠?│皇甫清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法政匯思網誌│恍如隔世

2015-8-13 21:16
字體: A A A

很多時候,打完官司離開法庭了,再回家扭開電視看本地新聞,真的有種天堂與地獄,地球與火星的感覺。

香港法官,尤其是上級法庭的,深得英式法學真傳,心思縝密,開口那一章那一條,閉口那一案那一個例,用邏輯、用常識、用法理,唔服講到你服,這跟近年特府頭目,天天擺出一副「係呀,我係唔講道理呀,你吹咩!?」的嘴臉,真的是兩個世界。

當法官,尤其是上級的,犧牲十分之大,第一,當然是錢,能夠當上高院法官的,大都有能力在私人市場當上資深大律師,一年收入最少千萬,當法官,連褔利卻最多只得三、四百萬。

現任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Harvard Law School名列前茅畢業,上任之時50歲了,申報財產,你猜有多少?只有兩三百萬美元,即兩千萬港元左右而己,以他這種資歷,在私人市場最少有三兩千萬美元身家。

薪水雖少,美英等普選法國家的法官社會地位卻十分之高,一句“I served my country”,就已經值回票價,香港當然也有不少精英大律師願意捨棄高收入而加入法官行列,但相比其他普通法國家,香港這方面多少略遜一籌。

當法官還有一個痛苦,就是寂寞,當了法官,雖然不至於斷六親,但始終不能夠跟大狀、律師混得太熟,更不用說城中富豪了,一年一兩次聚會沒有問題,但個個星期日一起打高爾夫球?不用想了。

有些時候,準備出席私人宴會了,明知要跟某某大狀見面,法官還要先看一看自己是否在審理那大狀有份的案,是的話,要先去信對方律師,看看有沒有反對,沒有了,才可以出席宴會,你說淒涼不淒涼?

當然不是說法官為了一餐飯就會「放水」給那一家,但這是西方嚴守的法律原則: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即是說,不單只要自己行得正企得正,更加要保持君子距離,不要給別人懷疑的機會,這也是「瓜田李下」這句中國古訓的意思。

同樣地,法官退休了後,不能夠再當大狀,為什麼呢?如果可以的話,大眾就會擔心,法官判案之時,會不會為自己的退休大計而留有一手呢?會不會特意「放水」給大財團,好讓自己退休後投入大財團懷抱,當他們的御用大狀呢?

事實上,法官退休後,雖然可以做大狀以外的受薪工作,但絕大多數選擇平靜的退休生活,最多只會跑到大學法學院當教授。

想一想,如果前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國能,退休後好像警隊幾個前一哥一樣,跑到某某大財團當年薪一千萬的「法律顧問」,又或者當什麼人大政協,大家還會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嗎?不要説港人跟外資了,連大陸富豪也不敢再把他們天文數字的財產放到香港了。

法官當然不可能個個都是明察秋毫的包青天,無論他們怎樣判案,總會有人不高興,但今天香港的司法,整體而言,還是受人信賴的,理由,就正正是這份無欲則剛了,再加上法官任命,只問法學根底,不問「愛國」,判案只問決斷,不問背景。

有朝一日,這些原則都給「融合」了,法官任命,不單要通過由首席大法官主導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還要通過梁振英的「特別顧問」;法官判案,又要學親中立法會議員先跟中X辦「溝通」;法官放假,又可以學曾蔭權一樣,免費私人飛機遊艇,到時,香港就真的被「邊緣化」了,但不是被大陸「邊緣化」,而是被文明世界「邊緣化」。

(撰文:David [email protected]法政匯思)(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13日 下午9: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NN澄清死傷者家屬阻撓採訪 網友轟記者行為似「作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