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陳德章:我為甚麼要司法覆核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常月明網誌│叛逆乖寶寶

2015-8-22 09:26
字體: A A A

女兒:

你妹妹小時候是一個特別令人勞心的孩子。不像你,父母說一,你不會說二,是長輩心目中的乖寶寶。妹妹剛好相反,叫她不要碰的東西,她偏要碰;叫她不要做的,她偏要做。而且牙尖嘴利,小小年紀就愛「挑戰權威」,叫人頭痛。

於是,打破家傳古董花瓶、故意在我們面前把手指伸進插蘇洞裡、用硬幣在新買的電視機框上劃痕、塗污新買的連環圖……,總之,「創舉」天天新款。由於你特別愛惜書本,被她塗污了,你會不開心,從此之後,我們買連環圖,總得買兩套。

記得有一次,你們的褓母還沒鎖好門,妹妹已經箭似的跑去升降機,嚇得褓母半死,連忙警告她別再這樣,「你獨個兒跑開,小心被壞人抓去。」妹妹卻回應:「壞人白天睡覺,晚上才出來幹壞事的。」當時,她才是念幼兒班的人仔。

上學後,我們總是收到老師投訴。例如每次派餅乾,她的一定掉到地上,老師再派,又掉了。後來發覺她是故意把餅乾碰跌的,原來她不喜歡吃威化餅,因此使出絕招。老師投訴時也不忘加一句,「這小傢伙太聰明,你們必須加倍引導才行。」

當然,隨著她一天一天長大,「見家長」的次數也愈來愈多。有一次國文老師說,她的文章跟另一位同學一模一樣,我回家後問你妹妹,她說,同學不會寫,她就把自己的給她參考,哪知道人家隻字不改地照抄?另一次老師說遇到她跟男同學坐在一旁談天說地,擔心她是否太早談戀愛。妹妹說人家只是在問功課,還罵老師太古板。

移民之後,妹妹也沒讓我們少擔心。因為她每份工作都做不長,總有不同理由辭職,加上感情生活受了點挫折,更叫我們心痛。

日子就在我們的憂慮之中流逝,而妹妹也在各種磨練裡成長。也許她是不斷尋找自我,才會兜兜轉轉,或者過分驅迫自己達到某一個水平,致令自己徒添負擔。其實真正的自我,就是以自己真正本質去完成,人生的成就,也不在於獲得了多少,而是付出了多少,享受的過程有多少。

現在的妹妹,已經「今非昔比」──不過,是今日的她,遠勝昨日的她。從前她得理不饒人,現在卻善解人意,肯細心聆聽別人意見。她又是一個大慈大愛的動物維權人士,連螞蟻都不肯傷害,還蹲下去請牠們「從哪裡來,從哪裡回去」。看到意外身亡的動物,都會為牠們誦經並妥善安置。

她的改變,其實讓我們吃驚,但也確實為現在的她而自豪。真的老懷安慰了!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
(圖片來源:www.parent24.c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22日 上午9: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熄燈行房 更大機會「造人」成功│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