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推中文課程搞關係 教師轟「新型帝國主義」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太多奴才 太少傻子

2015-8-13 23:10
字體: A A A

這陣子,發生在我母校香港大學的幾許風雨,令我想起九十年前魯迅的一篇作品《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但覺過去三年,香港愈來愈多奴才,卻愈來愈少傻子。奴才被一些聰明人擺佈,反過來對付全心全意幫助他們的傻子。最令人唏噓不已的是,奴才因打倒傻子而獲得主子的誇獎,竟然喜不自勝,以至感謝聰明人事前的「提醒」。

有詩為證,正是:

金融街中多奴才

夏慤道上少傻子

門常開出聰明人

閘忽落下舐主痔

 

實在難忍香港在三年之間倒退五十年,更憂三年之後回歸五千年,惟有復刻魯迅九十年前的《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惟盼十年後沒有吃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

 

魯迅《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總不過是尋人訴苦。只要這樣,也只能這樣。有一日,他遇到一個聰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說,眼淚聯成一線,就從眼角上直流下來。「你知道的。我所過的簡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這一餐又不過是高粱皮,連豬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這實在令人同情。」聰明人也慘然說。

「可不是麼!」他高興了。「可是做工是晝夜無休息:清早擔水晚燒飯,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張傘,冬燒汽爐夏打扇。半夜要煨銀耳,侍候主人耍錢;頭錢從來沒分,有時還挨皮鞭……。」

「唉唉……」聰明人歎息著,眼圈有些發紅,似乎要下淚。

「先生!我這樣是敷衍不下去的。我總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麼法子呢?……」

「我想,你總會好起來……」

「是麼?但願如此。可是我對先生訴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經舒坦得不少了。可見天理沒有滅絕……」

但是,不幾日,他又不平起來了,仍然尋人去訴苦。

「先生!」他流著眼淚說,「你知道的。我住的簡直比豬窩還不如。主人並不將我當人;他對他的叭兒狗還要好到幾萬倍……」

「混帳!」那人大叫起來,使他吃驚了。那人是一個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間破小屋,又濕,又陰,滿是臭蟲,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穢氣沖著鼻子,四面又沒有一個窗子……」

「你不會要你的主人開一個窗的麼?」

「這怎麼行?……」

「那麼,你帶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動手就砸那泥牆。

「先生!你幹什麼?」他大驚地說。

「我給你打開一個窗洞來。」

「這不行!主人要罵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來呀!強盜在毀咱們的屋子了!快來呀!遲一點可要打出窟窿來了!……」他哭嚷著,在地上團團地打滾。

一群奴才都出來,將傻子趕走。

聽到了喊聲,慢慢地最後出來的是主人。

「有強盜要來毀咱們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來,大家一同把他趕走了。」他恭敬而得勝地說。

「你不錯。」主人這樣誇獎他。

這一天就來了許多慰問的人,聰明人也在內。

「先生。這回因為我有功,主人誇獎了我了。你先前說我總會好起來,實在是有先見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興地說。

「可不是麼……」聰明人也代為高興似的回答他。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13日 下午11: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閂門七件事(13-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