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想死就好

王有光

-光影閃靈

八十後Young Adult,相信蝙蝠俠所說的「A hero can be anyone」,正如周星馳都話「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王有光網誌│《進撃的巨人》由人類補完計劃變成超人打怪獸

2015-8-22 00:26
字體: A A A

《進撃的巨人》可能是今年暑假最令人失望的電影!

電影版劇情被嚴重弱智化,變成地球防衛隊加鹹蛋超人打怪獸的橋段。原著引人入勝的世界觀被三言兩語帶過,本來點到即止的巨人吞食人類場口,被無限放大成噁心爆血的偽暴力美學,淪為販賣血腥的B級冒險戰爭片。認真,《進撃的巨人》最值得看、最緊張刺激的畫面,全都已經在trailer出現。

《進撃的巨人》原著充斥大量對現實社會的暗喻和批判,電影卻徹底浪費掉這些大好主題。

高牆

電影只是強調高牆作為軍事防護系統,忽略平民對高牆的心理依賴,幾乎沒有提及背後的政治含義。

在故事開始的時候,高牆區隔人類和巨人,帶來百餘年的「和平」。平民躲在高牆後面,不敢想像牆外的世界,畏懼和巨人對抗。高牆代表人心裡的舒適區,寧願劃地為牢,自我設限,成為被圈養的家畜,不求根治問題,只求當下的安穩。

高牆有濃厚的政治意味,三層的城牆區分開社會上的高中低層,貴族留在最安全的內地,最窮最弱勢的農民活在最危險的外層。即使心有不甘,從沒有人試圖改變階級不平等,平民別無選擇地生活在最危險的地方,貧富差距無限輪迴。可是,平民的不公平待遇從沒有在電影中出現。

巨人

巨人代表著原始的恐懼,和絕對的強弱懸殊。

根本沒有人相信,人類有能力和巨人分庭抗禮。立體機動裝置隊伍可能殺得了幾個巨人,但幾乎確信遠征牆外的軍隊只有送死的份兒,遑論收伏失地。

慢慢地,對巨人的恐懼演變成盲目依賴政府,對政府發放的消息照單全收,迴避巨人的真相,無人質疑過巨人的出現本身是政府的陰謀。多難興邦,當人人都是順民,災難和戰爭正是政府認受性的最強催化劑。萬一被軍隊救出,可能要第一時間感激黨中央。

電影的尾聲,主角艾倫在忿怒和絕境中化成巨人,帶著人類的意志撃退巨人。這意味著,人類可能有著和巨人平起平坐的能力,不再是被動地死守,根本地改變遊戲規則,由絕望轉為一絲希望。(當然後來發現愈來愈多人可以變成巨人,那是另外一些問題。)可惜,橋段在電影變成銀河唯一的秘密,天際最強人物。

無力感

說到尾,最可怕的不是巨人,而是人類。

外圍城牆失守,大量難民湧入第二層城牆內,人口膨漲,農地受破壞,糧食短缺。結果,政府以反攻巨人為名,派大量難民在有限裝備下出征,結果九死一生,從而控制人口。真正殺人的不是巨人,而是人類,是在上位者。

無力感,是原著前期的關鍵字。無力感使人認命,無人反抗巨人,無人反抗制度,只求獨善其身,人人政治冷感。投考軍隊的,一是走投無路、無法維生,一是目標成為軍隊精英,長駐內地,晉身中產,遠離前線。「搵食啫,犯法呀?」平民在最外圍等死,Who Cares? 你不滿現況就對準政權,同我講都冇用啦!

日本和香港網民都曾比較《進撃的巨人》和神作《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相似性,主角艾倫就是碇真治,擁有如EVA一樣的巨人力量,女主角米卡莎就是守護男主角的凌波麗,巨人就是使徒,艾倫父親就是負責將人類變成巨人的科學家,等同幕後陰謀家碇司令,巨人來襲不是純粹天然災難,而是有人設局控制,實際是另一次的「人類補完計劃」。兩套作品都有令人刮目相看的世界觀,和惹人聯想的符號暗喻,而且口碑和商業同樣成功。

《進撃的巨人》電影版令人納悶,大好題材被捨棄,劇情、人物改到鬼五馬六,特技略嫌突兀,即使沒有看過原著沒有先入為主,都很難講得上合格。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8月22日 上午12: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黎潤芬網誌│只許州官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