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論壇新主持未能壓場 遭劉慧卿當場罵「儍仔」│丘偉華

王有光

-光影閃靈

八十後Young Adult,相信蝙蝠俠所說的「A hero can be anyone」,正如周星馳都話「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王有光網誌│是控訴戰爭到最後傷痛是兒童

2015-9-6 13:22
字體: A A A

一幅敘利亞男童伏在土耳其沙灘的圖片,震動了歐洲和世界。繼日本人質被伊斯蘭國斬頭後,「敘利亞」三字再次罕見地大篇幅出現在香港國際新聞。

敘利亞發生什麼事?

敘利亞內戰近五年,目前800萬人在境內流徙,另外400萬人逃離國家,散落各方。你試想像,如果香港打仗,第一批有能力離開的是什麼人?肯定是經濟能力和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當一個國家最有錢最有技術的五分一人離開,而國內仍是戰事不絕,你說,離開的人辛苦,還是留下來的更辛苦?

在過去四年,400萬難民中的絕大多數,都集中在敘利亞陸路接壤的國家流徙,包括北面土耳其、西面黎巴嫩、南面約旦、東面伊拉克。主要的原因,除了地理的便利,還有個別國家或宗族較相似的文化或宗教背景。但這巨大的人口遷移早己成為中東國家的巨大負擔。以黎巴嫩為例,收容敘利亞難民的人數已達原來本國人口的十分之一。在短短幾年間,人口上升如此高速,對社區、基建、教育、醫療和物價,構成巨大壓力,人道組織的力量相比起來只是杯水車薪。別的不用說,內地人來香港買奶粉買樓,已經足以令社會如此燥動不安。你絕對能夠想像難民問題早已在中東形成巨大風波,只是國際社會視而不見。

在今年初,戰事正式踏入第五年的時候,開始出現零星個案,難民逃至歐洲,尋求一線希望。截止八月,今年約10萬敘利亞人已抵達歐洲(還未包括其他中東和北非國家移民),其中約一半是小孩及婦女,標誌著難民問題進入另一階段。

敘利亞難民逃至歐洲,向世界帶來什麼訊息?

一、戰事不會在短時間完結,部份人本來選擇短暫逗留在中東、待戰事完結回國的策略宣告信心破產。難民急需較長遠的解決方法,而不是終身留在難民營食人道組織的罐頭食物終老。
二、難民在中東內的生活艱辛,不能工作,前路芒芒,困難到一個地步,值得用生命作賭注,坐極貴極危險的蛇船橫度地中海。(非科學類比,你幻想下,每人俾兩萬元港幣蛇頭,然後有五百人登上一架天星小輪橫越公海去日本,然後蛇頭出到公海就坐小艇著草,只餘下幾百人斷水斷糧在大海漂浮。情況有幾慘!)
三、原來主要收容敘利亞難民的中東國家,其承受能力已到瓶頸。
四、Not in my backyard. 只要不在我的管轄範圍,那就沒有人理會。難民在中東各國多年,一直沒有受到世界合乎比例的關注。當難民湧到歐洲,世界才猛然發現到他們的存在。

遲到好過冇到,世界大國必須把難民問題放在議程之上。

難民潮是一個歐洲問題?

最後,我希望藉此文章以正視聽。當我們思考中東難民問題時,不應單從歐洲角度出發,這不是一個「難民湧到歐洲,歐洲各國應否收容、如何收容、收容多少」的問題。我們應從難民的本位出發,災難的緣頭是戰事連年的敘利亞,有人藉宗教之名開戰,列強的代理人在當地打得火熱,食物、食水、生計、基建受到嚴重破壞,女孩子還被販賣當性奴隸……

難民潮表面上發生在歐洲,但目前在歐洲的敘利亞難民約10萬,散落中東各國的有400萬人,留在境內逃不出去而依賴人道救援的人超過800萬。這才來難民問題的核心!

安置滯留歐洲難民是治標,但一樣要做,送他們回國和放任不管,只會令問題擴大。終止敘利亞戰爭才是治本,也是主要大國的應有責任。歐洲各國就是對問題視而不見五年,問題才在今天火燒後欄。再放任中東戰火連天,歐洲能容納400萬、甚至全部敘利亞人嗎?

延伸閱讀:《敘利亞新娘》一步之遙,千里之外

圖片來源:HA Hellyer Twitter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9月6日 下午1: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小康網誌│返老還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