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擬推新例 上街罷工要戴袖章│廣雅仁

游清源

-游清源日記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日記|香港連太陽都大陸化了

2015-9-8 22:53
字體: A A A

2015年9月8日  星期二  

 

香港連太陽都大陸化了,很猛烈,曬得人頸背刺痛。

喜歡在大陸化陽光燦爛的日子走進別具香港特色的灣仔後巷,凝視留在巷口長長的身影。陽光愈猛烈,身影愈長。

地上,有一個用完即棄的安全套。

還是《蘇絲黃的世界》嗎?肯定不會再見威廉荷頓和他的天星碼頭。

在失散了的蘇絲黃的世界看《信報》創辦人林行止的「革命伴侶」駱友梅在三十一年前(1984年10月)寫的《北京觀禮記遊》,觀的是兵,記的是熟悉的陌生人面。

想起毛澤東於1949年寫的兩句詩,「三十一年還舊國,落花時節讀華章」。如今看來,該是「三十一年懷舊國」吧。九月自是「落花時節」,而「讀華章」者,則是游清源。

今方知,駱友梅原來出生於北京:「我對北京的感情特殊,因為是在這裏出生的。雖然未有記憶以前便已定居香港,但是每次到訪這沉毅淳樸的古城,內心總會興起淵源有自的『根』性。可是這回當航機降落北京機場時,竟然像個天外來客——兩年多的變動,翻騰的香港問題,像塊試金石,讓我辨別生於斯與長於斯的感情原不相同;處身香港,北京畢竟是個遙遠的地方!」

今方信,北京很遙遠,但香港更遙遠。香港愈來愈似一個遙遠的近處,就像隔籬單位那位鄰居那樣遙遠。

而那「兩年多」,就是1982年至1984年。1982年,我讀預科,一邊啃書,一邊看著戴卓爾夫人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的長階上跌倒。鄧小平固然不是乾隆皇帝,戴卓爾夫人也不是馬戛爾尼伯爵。然後,轉眼就到1984年,我是港大二年級學生,一邊喝著「碼頭老鼠」(Mateus Rose),一邊看著戴卓爾夫人和鄧小平碰杯。我不是想慶祝什麼,我不過想換來一陣暈酡酡。

駱友梅肯定是個早慧的人,早已洞明世事,先知般提出至今依然綑著不少港人的情結:「香港重新依附中國,撇開那些勢利媚俗和倨傲離羣的那撮人不談,一些還有知覺和靈魂精緻的,可能發現自己即使順應歷史洪流,『靠』向中國而仍然不『攏』,格格不入是因為他們背負太多將要被棄的思想和將要被棄的感情,那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個人問題。是國家領導人解決不來的。」

香港與北京的直線距離是1962公里,歷史距離是155年,心理距離是「移交」(The Handover)與「回歸」(The Return)。

今方悟,說到底,意難平。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9月8日 下午10:5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俊華公開讚「香港好波!」 梁班子終有人開腔讚港隊│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