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這究竟是一個老闆戲弄員工,還是員工戲弄老闆的故事?

H漫爭議│漫畫應否歸類為「兒童色情物品」?

2014-3-19 03:50
字體: A A A

一名大專生被警方在其家中搜出7,449張兒童色情連環漫畫、39張相片及35段短片,被判勞教。當然,藏有涉及真實兒童的相片或短片肯定觸犯《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沒有爭議,但若藏有的只是漫畫一樣違法,卻可能成為備受爭議的「沒有受害者的罪行」(victimless crime),而且更有思想入罪之嫌。

不少行為都有可能違反社會的道德標準,又或者有害,例如涉及金錢而雙方都同意的性行為、吸食少量大麻等等,都因屬victimless crime,在不少司法區都會至少局部地非刑事化,例如在香港,不涉及有組織或唆使成份的付款性行為並非刑事罪行,而在不少司法區管有或吸食某份量以下的大麻亦同樣不屬刑事。

漫畫的製作過程與照片、短片甚至一些繪畫都不同,可以完全憑空想像,毋須真人參與被拍攝或描畫,因此並沒有兒童會因這些作品的製作而成為受害人,不涉及保護兒童。

當然,亦有論點指出,即使只是漫畫,都有可能令孌童癖者產生錯誤觀念,令人產生幻想,又或者使用這些物品去誘使兒童。但如果只涉及觀念、幻想,則同樣沒導致任何人受害,僅限於道德爭議。而如果有人誘使兒童,則無論有否使用到這些漫畫去誘使,都已構成刑事罪行,已有其他法律條文對付。

此外,藏有(或法律條文的字眼「管有」)與發布、乃至傳閱,並非同一程度的事。

例如,若某人藏有鼓吹武裝推翻某國某政權的文宣物品,卻沒有公開發布(其目的可能僅限於學術研究用途),亦完全沒有採取任何實際行動或使到他人採取實際行動去搞武裝革命,該某政權若然還是把該人以謀求武裝革命的罪名起訴並定罪,便顯然是思想入罪。

瑞典曾有因藏有漫畫而被定罪,後來卻被推翻的案例:該國最高法院2012年6月推翻下級法院的判決,裁定日本漫畫翻譯家Simon Lundström無罪。

在判詞中被稱為「SL」、綽號Zimeon的Simon Lundström藏有51張漫畫圖片,原被Uppsala地方法院定罪,其後被斯德歌爾摩的Svea上訴法院推翻其中12張,並減低判罪。最終到最高法院,則只得1張被裁定為真實,其他都被判無可能被視為真實的兒童。

最高法院裁定Simon Lundström無罪的原因,是因為他研究日本文化的專家,並且曾在日本居住,藏有該張漫畫有合理理由。

最高法院並在判詞中以13個段落解釋(全文僅28段),表達自由和資訊自由為民主社會的根本,案中甚不真實的漫畫圖片難以構成限制表達自由和資訊自由的合理理由。

美國最高法院亦有類似判例。2002年在Ashcroft v. Free Speech Coalition案中,最高法院裁定《1996年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法》禁止卡通性質的兒童色情物品,違法憲法第一修正案對言論自由的保障。

後來美國國會訂立《2003年保護法》,僅將猥褻(obscene)或描繪性行為,而且沒文學、藝術、政治或科學價值的兒童色情繪製物品,列為違法。

而事實上,港府2002年在立法會審議《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草案》之時,確曾在回應律師會的文件中指出,「條例草案並非旨在管制簡單線條畫、素描、漫畫或連環漫畫的描劃」。

後來草案通過成為法例之後,在執法層面卻未必是同一回事。

任何現代社會,都肯定有保護兒童的責任,包括以立法方式去禁止管有和發布兒童色情物品,以杜絕有兒童在製作過程之中受害。然而,注重法治的社會亦同時必須警剔滑波狀態,以致最終國家機器得以藉道德為名,在沒有任何人受害的情況下,用刑事法律去介入人民的私人生活。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19日 上午3: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另類性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