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議院也拉布 下議院大比數被否決「協助死亡」│杜連魁

張曉明「超然論」刻意扭曲特首純屬「京官」│李文傑

2015-9-15 06:54
字體: A A A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星期六(9月12日)在一個《基本法》頒布25週年研討會上稱,行政長官同時對北京中央人民政府負責。他在發言中強調,行政長官由中央政府任命,代表整個特別行政區向中央政府負責,在特區之內,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

張曉明關於「雙首長」、「雙負責」的說法,反映在其變相的「釋法」之中,行政長官的主要身份,是為「京官」,而非香港的民選公職人員,前者的重要性遠甚於後者,而且有意顯示北京當局對其任、免、去、留,有決定權。

換言之,在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張曉明的概念中,特區行政長官的身份,根本就是北京中央派駐香港的官員,所以地位「超然」(但何謂「特殊法律地位」,法學碩士張曉明並無提供清晰定義)。

總之,決定權根本就不在港人手中。

簡單來說,1,200人小圈子選舉也好,全港全體已登記選民一人一票選舉亦好,都根本沒有意思。

通俗一點,就是「搵嚟選」。

特別行政區的「特別」之處在於,一、「特」首要「超然」、「凌駕」於三權,二、要中央任命。此兩點,都是深圳河以北的全中國所有省、直轄市、自治區所沒有的安排。事關全國的省長、直轄市長、自治區主席,都是由省、市、自治區的人大所選出,向當地的人大負責,在政治體制中並不是北京中央派出的政府官員。

由此觀之,所謂「特別」行政區,實質上連省、直轄市、自治區,都不如!

說白一點,就是跟殖民地沒有分別,都是駐港最高首長乃「朝廷」命官,代表「中央」象徵「主權」。

說到底,還是回到政制爭議期間一直糾纏的老問題:北京中央對行政長官當選者的任命權,是實質性的,還是程序式。

要是任命權是「實質」,「實質」得北京當局有權否決,則選舉並沒意義。

《852郵報》當時曾有文章指出,全世界任何地方,無論是大倫敦、東京都、還是關島、波多黎各,任何公職一旦由選舉產生,就不可能實行實質的任命,而且世上目前亦無任命一方可推翻選舉結果之安排。

此外,控制主權一方保留任命權的例子,在近代亦只得英、美、法共佔的西柏林,以及美國軍事佔領的琉球羣島。(前者1990年與東柏林合併為統一後的德國的一個州,後者「返還」日本為沖蝿県。)

如今張曉明藉所謂《基本法》頒布25週年的活動(《基本法》獲中國全國人大通過和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頒布之日期為1990年4月4日),實行重新「解釋」《基本法》, 無論其動機為何,都有個實質效果,就是提醒大家在《基本法》白紙黑字寫下的承諾可以很兒戲,「一國兩制」說到底其實就是「一國」。

如此扭曲《基本法》,如果中央不作澄清,去年6月《一國兩制白皮書》所激發的紛亂,恐怕或會重演。 . .. . ..

(撰文:李文傑)(原圖:VOA)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9月15日 上午6: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姚啟榮網誌│三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