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爾賓司機打攝記 得罪傳媒冇運行?│杜連魁

法學碩士張曉明「超然論」低智論據貽笑大方│隋定嶔

2015-9-17 07:28
字體: A A A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上星期六(9月12日)發表「超然論」,連日來都佔據全港傳媒的重大篇幅。「超然論」一來強調北京對港的權力,同時亦抬舉行政長官較諸立法會和司法機構的地位來得高。本來,張曉明作為長期處理涉港事務的中國官員,又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碩士,理應相當有份量,卻原來,他的論據,實在是貽笑大方!

但這還不止。

作為特區行政長官、作為「張主任」口中地位「超然」的梁振英,今早前赴印尼耶加達前,就向傳媒稱中央任命行政長官及任命行政長官提名的主要官員,「因此行政長官的地位確實是超然的」。

兩人或者真的不怕香港人笑死。

先談張曉明主動燃起的「超然論」,以至其關於香港不實行三權分立、行政長官有「特殊法律地位」的說法。

當天在「研討會」上,張曉明為給予公衆「行政主導」的確存在的印象,舉出多個例子,其一是行政長官「對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和政府運作的特殊政策法案有專屬提案權」。

張曉明既為法學專家,又自1986年起長年在港澳辦,參與過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工作,又出任過港澳辦政策研究司司長,試問怎可能會不知道,所謂的「對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和政府運作的特殊政策法案有專屬提案權」,乃是「前朝遺物」,是「英國佬留下來的東西」?

事實上,2007年1月,時為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現為終院非常任法官)的夏正民在《梁國雄訴立法會主席及律政司司長》一案的判詞中,就曾指出,據《英皇制誥》第12條訂定的《皇室訓令》第24(2)條,就有這樣的條文,而立法局《會議常規》第23條亦因此有相應規定(判詞第85及第86段)。

夏官更是據此「前朝遺物」以及其他的相關理據,判處梁國雄敗訴!

然而,夏官在判詞中亦指出,類似的規定並非香港獨有,而是澳洲、加拿大、紐西蘭、南非、美國,甚至屬歐陸民法系統的法國都有(判詞第83段)。

難道澳、加、紐、南非、美、法,都並非實行三權分立的地方?

恐怕全球的法律學者、法律專家以至習法之人都不會同意(中國除外)。

而事實上,夏正民曾指出「The Basic Law enshrines the separation of powers.」(意為「《基本法》敬奉權力分立。」)(判詞第66段)

除夏正民外,終院先後兩任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和馬道立,先後曾在1998年和2014年的法律年度開啓典禮上,指出香港奉行「separation of powers」。

李官的說法,是「Judicial independence is a core element in the cardinal principle of 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This involves checks and balances between the Executive, the Legislature and the Judiciary.」(司法機構譯文是「司法獨立是三權分立這個基本原則的一個重點使行政、立法和司法之間能夠互相制衡。」)

而馬官的說法,則為「The Basic Law sets out clearly the principle of 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between the legislature, the executive and the judiciary, and in quite specific terms, the different roles of the three institutions.」(司法機構譯文是「《基本法》清楚訂明立法、行政、司法機關三權分立的原則,並以頗為明確的字眼界定三者的不同角色。」)

如果張曉明(以及中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兼基本法委員會中方委員饒戈平)真的不認同香港法官的說法,這次港中之間的文明衝突實在不容小覷。

而如果中國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指張曉明所說的是「內地語言」,對長期處理涉港事務的張曉明來說是種侮辱,則法學碩士張曉明對香港法制的說法,其實是「自取其辱」,叫人笑死。

再談梁振英的「和應」。

他稱北京中央任命行政長官及其提名的主要官員,「因此行政長官的地位確實是超然的」。要是「中央任命」等於「超然」,那麼一衆主要官員是否都是「超然」?

再來。梁振英稱「在《基本法》中還講清楚,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機關首長就是行政長官,而行政機關就是政府,這個定義是和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的政府定義是不同的。」惟試問,這個定義究竟跟世界上哪個國家的定義不同?

一直都說,《基本法》的制度設計為總統制(presidential system),有別議會制(parliamentary system),政府首腦由直接產生的特區首長兼元首兼任,而非由議會多數派領袖出任。全世界實行此一制度的地方計有美國、墨西哥、菲律賓、南韓、巴西、阿根庭等。試問,哪有法律學者或政治人物(中國的除外)敢說任何一處並非奉行權力分立的原則?

難道就是因為某地的元首在制度、形式和程序上有權任命法官,負責接收各國大使呈交的國書(letter of credence)(限於自行負責其對外交往事務的地方),簽署議會通過的法案成為法律,頒布特赦,以及作為當地的象徵(例如在主要建築物、使領館等懸掛其肖象),就等於有「超然」、「凌駕」於立法機構、司法機構的「特殊」地位,就等於某地並不奉行權力分立?

梁振英敢稱「同時《基本法》亦寫明行政長官不單是政府的首長,而且是整個特別行政區的首長,意思就是說香港所擁有的權力和我們享有的高度自治既來自中央授權……」,或者就是要說明,他真的不怕(又或真心不知道)會令人笑死。

無論政治目的為何,無論有何個人目的,無論是要如何高舉「一國」貶抑「兩制」,也請多講一點道理、多講一點文明。50年不變只過了18年多一點,還未到50年的四成,特區就已氾濫着這種反智,實在是這個自由港、這個思想啓蒙地的一大玩笑。   . .  . .  . .. .

(撰文:隋定嶔)(原圖:VOA圖片及now新聞台畫面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9月17日 上午7:2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識破間諜身分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