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網誌寫startup KO梁特創科局?│皇甫清

陳廷清

-浮白過客

半退休專業人,《電影雙周刊》創辦人之一,火鳥電影會份子,老鬼影評人,近年仍醉心於攝影和獨立錄像製作,浮沉於映像文化。

陳廷清網誌│身體力行的《告別:痕跡》

2015-9-20 13:27
字體: A A A

這幾年開始收拾身邊的雜物,觸動起想用雜物造成裝置的念頭,今次參加《正空間16人展》的作品《告別:痕跡》,其實醖醸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往往在翻閲儲存的咭片,看到一些早已遺忘的咭片人名,憑著咭片上的資料,還會想起在那兒曾經接到這些咭片,但已忘記這些人的樣貌音容,同樣相信他們也大多不會記起我,一面或數面之緣,卻是生命上曾經留下過的痕跡。翻閲過多次,但還是不會隨便抽起掉棄,這個情緒就一直在浮沉,在想著如何處理這部份咭片,執行整理雜物,改善亂七八糟的空間。

這個想法一直在我腦海中徘徊沉澱,終於在一次露營的晚上。接近清晨的時間半睡半醒,腦海浮現著用「沙」去處理這些咭片的方式。曾經有朋友問我為什麼要把想放棄的咭片鋪置在沙上,我的回答就是沙本身是一個十分有趣的物料,其像徵性跟時間可以連結在一起,本身亦有帶著流動的本質。

我一直是沒有受過學院或專業的美術教育訓練過,只是自學拍攝,今次是帶著實驗的方式去創作另一種媒體的物件,在嘗試以土法練鋼心態去投入創作。在進入詳細構思物料過程的時候,就不斷留意在街頭或者是牛棚角落所見的棄置物品材料,又曾經想過直接把沙鋪在地上,然後在上面擺放咭片,但卻會有移動作品位置的困難,以及視覺效果上的考慮。我計劃是要在展覽現場,執行行為創作,要先鋪沙,放置經過選擇的咭片,然後正面角度拍攝沙面上咭片,要把階段過程拍攝成照片,希望做到跟攝影結合的行為裝置作品。

9月7日是可以最早進入展場的日子,也就是我可以正式入牛棚造作品。就在進場的前幾天,在我們這班人商討場地準備的狀況等等時,就給我遇上這個四呎乘八呎,大概四吋高的木台,底部裝有可移動的滑輪,一看就認定相當合適作為鋪沙的平台。當時尚有創作上的矛盾,還在考慮是否應該直接把沙鋪在地上製作展品,但這個方式,除了在視覺上效果上的考慮,還有就是製作程序的問題,因為作品以這個方式製作,就不能夠隨便移動位置,我要等待場地基本設施完成,才能夠在我的展覽位置開始動工,在時間上會給我帶來相當壓力,甚至沒有足夠時間去完成,順勢的決定就是放棄直接在地上鋪沙的念頭。

在攝影器材不足的情況下,就一直跟友人Alan Sin商量,如何在高空安置相機,亦在家中嘗試裝機的問題。9月7日進場,在看過現場的情況後,就先解決裝置相機作正面腑拍的位置,結果是把相機縛放在橫樑上,爬上木梯在半空腑拍製作的階段成品。

我並沒有為了節省製作時間,預先揀選所採用的卡片,堅持要在現場行為創作,帶了全部卡片,重新檢閱,然後選出應該告別的部份,作為展品之用。在製作的過程中,引起其他参展友人的好奇,檢視卡片的名字和身份,引發起現場互動,有趣的討論。

在製作完成之後,發覺沙本身的變化流動性,表面平靜,其實輕微地在移動變化。預先曬乾的沙粒,吸收著空氣中的濕度,或者是室內氣溫的起落,可以到察覺到有輕微的流動變化。在展覽期開,加上空間的微風,我察覺作品每天有著輕微的變化,而這個變化,正好跟我創作的意念,與時間上的關連,有著互動的作用。

*《正空間16人展》於牛棚最後展期至9月20日下午6時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9月20日 下午1: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表明港人「吃軟不吃硬」 梁錦松變相自爆助中共治港方略│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