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壓力令女人結盟

黃仁龍嘆「金錢腐化法治」 中信泰富榮智健惹人反思

2014-3-19 23:45
字體: A A A

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昨日在香港大學致辭時,談到中港在經濟及社會的合作日益緊密下,港人必須更致力於維護法治。黃仁龍認為,中港經濟合併所帶來的的大量資金流入,是對要堅守香港法治的人的誘惑。黃仁龍指出,根據他作為律政司司長的七年公職生涯及兩年在商界私人執業的觀察,他可以證明金錢讓人(法治)腐化,大量的金錢則令人(法治)更腐化。

黃仁龍在自己獲頒榮譽法學博士之日特別提到中國資本對香港法治的挑戰,似乎對此感觸良多。《852郵報》翻查資料後,認為在黃仁龍在任期間,紅色資本在香港其中一個較矚目的醜聞,是當時由中國前首富榮智健擔任主席的中信泰富,在2008年公司被揭發涉嫌隱瞞「炒燶」外滙期權合約(Accumulator)的事件。

中信泰富事件曾震撼港人

中信泰富一直在澳洲擁有採礦業務。當時,公司聲稱為了對沖貨幣風險,向匯豐、渣打,甚至是中國的國家開發銀行簽下了潛在風險數以百億的Accumulator合約。根據這些合約,倘若澳元兌美元的匯價高於0.87,則中信泰富能透過0.87這個「優惠價」向這些銀行購買澳元。

然而,倘若澳元跌穿0.87,則中信泰富需不停以0.87這個價錢接收澳元。結果,澳元在簽訂合約後輾轉跌至0.7,而中信泰富,則錄得了最少147億港元損失,金額接近公司市值的一半。中信泰富揭發事件後翌日,其股價下跌了近55%,不少小股民,蒙受極嚴重的損失。

本來,事件可說是一間公司的錯誤投資決定而已。然而,在媒體的一再追查下,不少事件背後的「黑幕」便開始漸漸浮現。首先,中信泰富的董事會承認對事件並不知情。中信泰富董事總經理范鴻齡當時聲言,財務董事張立憲與財務總監周志賢並未向公司董事會匯報合約的風險。

然而,董事局面對員工如此茲事體大的「欺瞞」,當時的主席榮智健竟然表示認為兩人並無欺詐行為,因此不會對他們採取法律行動,只會把他們解雇了事。部分媒體對此繼續追查,發現在與各家銀行簽立的多份外匯Accumulator合約中,另一名董事會成員Vernon Francis Moore的簽名其實亦經常出現,反映中信泰富董事會對所投資的產品,其實最少有兩名董事會成員知悉其事,而非中信泰富董事局口中的全不知情。而Moore現時仍然繼續是中信泰富的管理層。

更重要的是,在一份Accumulator合約中,出現了一個類似榮智健女兒榮明芳的簽名。然而,中信泰富卻以榮明芳不是高級職員為由,只對其降職處分了事。中信泰富的「寬大為懷」,當然不能讓公眾及小股東接受,紛紛要求政府徹查事件。

一直協助小股東向中信泰富追討損失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曾在《蘋果日報》指,中信泰富曾在08年9月26日一份通函中,提及集團的「財務或交易狀況概無出現任何重大不利變動」。涂謹申稱,有關聲明足以誤導小股東相信集團發展穩健而繼續投資,或已觸犯《證券及期貨條例》第384條「提供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資料」。因此,任何董事只要在該日子前知悉事件,均有可能需負上責任。因此,可能要就事件負上刑事責任的,包括了榮智健、范鴻齡,及連累中信泰富炒燶外匯的財務董事張立憲與財務總監周志賢等人。

政府調查「雷聲大雨點小」

雖然,證監會在當年宣布調查中信泰富,商罪科在09年4月到中信泰富總部撿走百多箱文件。然而,政府至今至只控告了時任財務部助理董事崔永年涉嫌內幕交易。榮智健與范鴻齡等其他高層至今安然無恙,小股東的損失,至今亦無法追回。而崔永年在被中信泰富解僱後,不但沒有身敗名裂,反而被雅居樂聘請為首席財務官。事件至今其實已經過去了五年之多,律政司發言人仍一再強調調查尚未完成,說法實在令人難以信服。

就此,《852郵報》向一直為小股民爭取權益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議員查詢。何俊仁表示,他們與小市民一直未有放棄就事件爭取一個合理說法。他們一直在邀約警方及律政署提供與案件相關的資料。被問到他認為政府為什麼遲遲不處理事件時。何俊仁苦笑回答,這個問題應該要問律政司,而他自己的估算,當然是政府怯於紅色資本背後的政治勢力。

黃仁龍在其任內,未有控告中信泰富的高層們。未知中信泰富事件,會否是他昨日說出中港經濟合併下,「金錢腐化法治」的其中一個重要佐證?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19日 下午11:4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馬航廣告遭惡搞 諷刺處理失蹤航機事件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