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許多危險,其實源於自己

林鄭月娥不盡不實的「客觀事實」

2014-3-20 03:47
字體: A A A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見記者,質疑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在與中聯辦官員早餐會後會見傳媒所說的話不盡不實。她解釋稱,沒提過「Plan B、Plan A等字眼」,又稱「客觀事實」是如果2017年做不到落實普選的目標,就要重新啟動政改的五步曲(應為「五部曲」),所以很困難去說究竟是在何時才能夠再有普選的時間表。

卻其實,無論郭家麒向記者表述的看法或印象是否「不盡不實」,據報道,類似2017年落實不到普選,以後都難以實行普選的說法,其實不只林鄭司長一人說過:與議員交流的中聯辦法律部部長劉新魁說過,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亦同樣說過,除非報道有錯(但中聯辦及港府都並無澄清)。

郭家麒出席的,是第二場早餐會。《蘋果日報》在當天(3月19日)報道對上一日第一場早餐會的情況時,已經不具名引述泛民主派議員覆述透露,劉新魁在席間曾說,若今次政改無法落實,看不到日後再有落實的機會。

同樣在3月19日,《信報》的報道則指出,譚志源對上一日出席官塘區議會會議時曾表示,如果2017年未能落實特首普選,下屆政府的特首可再次啟動2022年普選特首的政改程序,但料政治上較難成事,「今次試了一次都不成功的話,下一次可能他未必有政治資本」。當中「未必有政治資本」這一點,《明報》和《文匯報》都有提及。

林鄭月娥回應郭家麒指控之談所能夠澄稱的,盡其量都只限於她本人在第二場早餐會上的說法。至於劉新魁在第一場早餐會,以及譚志源在官塘區議會時的講法,卻反證郭家麒的引述即使有錯,偏離亦很有限。除非,劉新魁和譚志源都現身說法,回應報章的引述是否屬實(順帶一提,譚志源雖以政治現實去繞過憲制和法律責任的問題,但恐怕他言詞間卻已透露,下一屆行政長官可能未必是現在的那「一男子」,又或者即使還是那「一男子」,他亦「未必有政治資本」)。

而更重要的是,即使「五部曲」必須重啟,即使林鄭月娥的「澄清」內容正確,《基本法》第45條第2款都已經列明普選是個「最終達至」的「目標」。況且,既然2014年此間特區政府已在試圖達至「普選」的「目標」,下一屆政府如何能夠沒有在其任期內再一次試圖達至此「目標」的憲制責任。

套用中方和親北京人士的說法,第45條第2款給予行政長官達至「普選」此一「目標」的責任,應不下於或至少等同於特區政府根據第23條為保障「國家安全」而立法的責任。

另方面,誠如林鄭月娥所稱「普選的時間表是在200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賦予給香港」,並姑且假設2007年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文件中4點「決定」以外的前言和附帶意見(obiter dictum)都有法律效力,則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中的「可以實行」,亦應以「須實行」去理解。

事關,林鄭月娥主理的政制諮詢文件的第3個註腳,已經將「決定」文件所指提委會組成「可參照」過往的選委會,解讀為有等同「須參照」的約束力。試問,為何「可以實行」一詞卻又毋須解讀為具約束力的「須實行」?

無論北京當局或現屆特區政府有沒有「Plan B」,無論有沒有考慮到政制方案一旦遭立法會否決兼被市民拒絕接受之時該如何處理,甚至無論有否令郭家麒或任何議員有被恐嚇的印象,達至普選目標都是特區政府和行政長官的責任,即使今次拉倒,及後的每一屆政府、每一位行政長官都有責去達至普選目標。

(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0日 上午3: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鐵月台新安排 「右上左落」大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