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網誌│貿發局報告發噏風

藍嵐

-藍嵐的職場森林

典型香港仔,在獵頭行業打滾,現職吃力不討好的中級管理層:看盡職場人生百態,奇人異事,奇珍異獸。因工作的需要引致說話過多以及不停見人講人話之故而不知不覺患上疑似自閉症和精神分裂。多愁善感但又喜歡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冷眼中的世界是冰藍的。

超然的條件│藍嵐網誌

2015-9-27 17:53
字體: A A A

最近,梁特首的「特首超然論」,令原來已鬧得滿城風雨的政治議題鬧得更熾熱,而「超然論」也理所當然地成為笑柄。有時在想,既然某些人已去到差不多打個呵欠也會被指污染地球的時候,為何仍要說些火上加油的傻話「自焚」呢?只能說句有些人真是X得少,或是天生愛被X。

說起「超然」,在職場總有些人是地位「超然」的 – 他們未必是公司最高級,但卻擁有「無冕」的權力:遲到、早退、「串串貢」、「有佢講無人講」及說話大大聲 – 他們「超然」可能是因為他們是太子黨,有大佬照,以及真的是非常有料到或是公司重點栽培的明日之星等,令公司可能覺得真的不能沒有他們/沒有他們會很麻煩/不想已投放在他們的額外資源浪費,因此連老闆們也要畀面或有點「買佢怕」;無論如何,他們是「超然」得有點「屈機」,但又真的只能說聲吹脹。

有趣的是,情況猶如梁特首可能看見李光耀在新加坡的鐵腕強勢,但其地位卻「超然」後,加以處處仿效一樣,在職場上,公司總有些人看見某些員工在公司地位「超然」後有樣學樣,自視過高地以為公司不能失去他們,處處多多小動作或出口術,但卻不自知自己在眾人眼中,可能只是一塊平平無奇的「雞肋」。

以下是一些管理層對一些自命「超然」的員工在行為上之有趣分享:

「老闆,我出面有個很好的機會,你是我會怎樣選?如果我辭了職後你和公司會怎樣呢?」(你想他們告訴你他們會怕得要死嗎?)

「(完成一件應要做的事後)老闆,你看!我平時不做罷!要是我要做的話是一定會做得很好的!」(反正也要做,有能力而做不好比無能力去做好不是更不濟嗎?)

「老闆,我知我是『不易被 manage』的!真的辛苦你啊!」(「不易被 manage」這辭彙近年屢在職場被濫用,也可能因一些性格巨星的出位行徑,而被傳媒渲染為很光榮的事。)

「老闆,我覺得我在 market 值 xxx 人工啊!我也知道公司裡和我同期入行的 Tony 也是賺這個錢啊!」(那要是你跟梁朝偉同期出生,那是否也代表你也要和他一樣靚仔又有錢呢?)

某程度上,人是自戀的 – 人人都希望自己在公司或別人眼中,是地位「超然」而非「雞肋」甚至是「廢柴同盟」- 事實上,人也是主觀的,員工的價值高低也不是常有客觀標準;任憑你我如何像林鄭般「好打得」,碰上某些老闆,也可以因功高蓋主或看不順眼而變成「雞肋」。

可是,筆者總覺得,人到了某年紀,人生閱歷越多,就算人們不宣之於口 buy 不 buy 你,從一些日常細節或交流上,大概也已可作一定 reality check;只是這世界總充斥著一班「唔知碇」的人,手上籌碼有多少去 bargain 不知之餘,還愛顛覆或簡化因果關係:看見鄰家有人串嘴耍大牌卻升職加薪看似地位「超然」,便照辦煮碗大玩串嘴大牌,卻不知那只是「果」而不是「因」;情況好比李光耀在新加坡地位「超然」,是因為他真的用數十年帶領國民走出困局邁向富庶;鐵腕、專制、愛告人等某程度上只是(大多)人民純粹因為他及其功績而甘願接受的代價。相反梁特在沒有功績和認受性的情況下學人大喊「超然」、「vote them out」或「很想笑」等說話去攻擊政敵顯強勢有為,自然只會自招更多麻煩、敗走得更快。

回說可謂「超然」,本人覺得梁朝偉最近那眼部護膚廣告正是「超然」的表表者:試問梁只是齋坐下來個眼部大特寫然後隨口說幾句,但拍出來卻如斯脫俗又不覺得「頹」(雖然其實真的拍得幾「頹」),要不是梁朝偉如斯「超然」級數,就算只是退一步給你一個你我已知是誰的「爆紅小鮮肉」陳偉霆,你敢這樣拍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9月27日 下午5:5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19歲女生嚴重肺高血壓 48小時內需移植兩邊肺